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章 這是哪裏?穿越了?
  疼,好疼,頭好疼。

  林媛被四周吵雜的聲音給吵醒了,強忍著疼痛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不對啊?她明明記得自己在大學放寒假回家的途中遭遇了車禍,現在應該躺在醫院裏才對。

  但是,林媛打量著四周,幽暗的光亮,感覺屋裏長年累月見不著陽光,早已脫落的牆皮昏暗發黃,凹凸不平的牆麵布滿了蜘蛛網。

  這是哪裏?這是什麽地方?一堆人擠在林媛的床前嚎啕大哭。

  這些人是誰?怎麽穿得這麽奇怪?像古代人的穿著打扮?林媛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不過林媛還來不及思考,就有大量的記憶湧入她的大腦裏麵。

  原來這個身體的主人也叫林媛,是一個36歲死了丈夫的寡婦,而且還有四個兒子。最大的兒子方子福都快滿20了,和隔壁村劉荷花成親四年,生了一個女兒方小花。二兒子方子貴17歲,才成親不到一年,娶的是本村張老頭的大女兒張招娣。三兒子方子平14歲,四兒子方子安6歲。

  想想自己還是一個大三的學生,連戀愛都沒談過就直接升級當媽當婆婆!

  原主的丈夫方大慶家裏有一個大姐和一個小弟。大姐早年嫁到隔壁縣城裏去了,平時隻有過年過節見一下。方大慶的弟弟方大祝,兩兄弟的感情很好,就是在爹娘死後都沒分家。隻是兄弟各自成家後,兩家人平時就分開吃飯,家裏十幾畝地還是一起種。可是誰也想不到方大祝的媳婦在生第三胎大出血死了,方大祝也同年,上山打獵遇見了黑瞎子,雖然被村民救了回來,方大慶賣掉家裏十畝地也沒能把人救回來,留下兩女一子。方大慶隻能把弟弟的子女接過來一起扶養。

  可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在原主生下幺兒方子安後第二年也是方大祝死後第三年,方大慶上山打獵,掉下懸崖連屍身都沒找回來。

  原本的方家種著幾畝地,農閑時方大慶上山打獵還可以補貼下家裏。自從方大慶跌落懸崖死後,方家就隻能靠著這幾畝地解決溫飽而已。方家人多,還有方大祝留下的兩女一子,大女方子菊今年14歲,二女方子蘭10歲,三子方子運9歲。

  原主在丈夫死後,一直覺得方大祝的子女礙眼,平時不是打罵,就是不給飯吃。就連自己家的四個兒子也都是看不順眼,特別是老四方子安,原主認為老四克死他爹,一個6歲的娃娃看起來又瘦又黑又小,旁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原主是後娘。林媛感覺原主是不是提前進入更年期,看什麽都不順眼,就連兩個兒媳在家裏也是做得多錯得多,做得少錯得更多。就算是這樣,家裏的幾個孩子都還是很孝順原主的。就是今天原主和兩個兒媳出門上山去挖野菜,雨後的山路有點滑,原主一不小心摔倒,頭部剛好撞在石頭上,原主就這樣的去了。

  出了車禍的林媛就這樣莫名的穿越在原主的身上。

  林媛緩緩的睜著眼睛,看著四周嚎啕大哭的人,使勁的喊一句,“閉嘴,老娘還沒死了!”

  頓時,四周片刻的安靜了下來。

  長子方子福連忙拉著村裏唯一的郎中走了進來,“許郎中,快來看下我娘!”

  許郎中上前把了把脈,看了看林媛頭部的傷勢,連忙問道,“子福他娘,你現在有沒有惡心頭暈的感覺?”

  林媛躺在床上對著許郎中搖了搖頭,“沒有這些感覺。”

  “好生休養,我這先開三天的藥先喝著,如果這兩天頭還有什麽不適,你們就要把你娘送到鎮上去找大夫仔細的看看。”許郎中又道。

  二子方子貴連忙問道“許郎中,你的意思是我娘很嚴重嗎?”

  “你娘撞到頭,怕頭部會有瘀血這些,如果這兩天你娘感覺惡心頭暈的話,有可能就嚴重。”許郎中謹慎的說道。“如果沒有這些症狀的話,讓你娘好生的休息一下。”

  三子方子平也連忙得問道,“許郎中,我娘還有沒有什麽要注意的。”

  “隻要沒惡心頭暈的症狀,就多注意休息。”古代的郎中翻來覆去就是這幾句話,林媛在心裏翻著白眼,又抬頭看了看自家的四子方子安和二房的幾個兒女都站在那裏,都不敢靠得太近。

  林媛抬起手讓大兒媳劉荷花和二兒媳張招娣把自己扶起身,坐在床上問道,“許郎中,我現在感覺頭很疼”

  “你頭撞了一個大包,肯定疼!隻要不覺得頭暈想吐就要好些!這段時間你就好好的休養一下,補一**體。”許郎中說完,提著藥箱又對著方子福說,“子福一會你跟我回家把你娘的藥抓了,趕緊熬了給你娘喝!”

  還是這幾句話,你咋不說多喝點熱水!林媛又在心裏翻了一個白眼。

  過了一會,方子福抓了藥回來,劉荷花連忙接過藥拿到廚房熬去了。

  林媛坐床上,看著四周的孩子們,個個都是又黑又瘦,營養不良的樣子。再看看這屋裏,家徒四壁,算了不想看這屋子。

  方子福端著剛熬好的藥走進來,“娘,藥熬好了,趕緊趁熱喝了!”

  林媛看著這烏漆麻黑的藥汁,打小就不喜歡喝中藥的她,還是閉著氣一口喝了,喝完滿嘴巴裏都是中藥苦澀的味道,苦得林媛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方子福看著林媛喝完,連忙接過碗,“娘現在感覺好些了嗎?”

  “哪有這麽快好!”林媛抬了抬眼。

  “娘,這藥喝幾天就會好了”

  “你想苦死我啊”

  “娘,兒子不是這個意思!”方子福老實的解釋。

  “好了,我知道你沒那個意思,那個,你們,幾個都先出去,我想躺一會!”林媛還是沒有習慣現在的這個身份。

  “娘!許郎中,那裏的藥費五文錢”方子福不安的說道,大家都知道家裏的錢都是林媛管著的。其實家裏人口這麽多,飯都快吃不起了,根本就沒啥錢。

  根據原主的記憶,家裏的銀錢最多就隻有幾十個銅錢。

  林媛拿了五文錢給方子福,一大家子人就退出了房間。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落跑媽咪,爹地快快追》《霍少又掐我桃花了》《怪癖王爺現代妃》《爛片之王》《黎大蹄子,麻煩請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