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26章
  第26章

  都四年了,也許她真的早就忘了他,過著自己幸福開心的生活,他突然出現憑什麽告訴她,他對她的思念和感情,他不能再那麽自私的逼她接受。

  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要是陷入了愛裏,都是口是心非的。

  岑言就不懂了盛璟霄以前那麽忙,他現在是年紀大了,怎麽就在農場跟住下了一樣?

  聽說他是來和貝勒談生意的,但怎麽看都像是老幹部的退休生活,賴在這裏就不想走了,他還特別喜歡來農場裏瞎晃。

  貝勒的豪宅就在農場裏,不好好待在香氣濃鬱的宅子裏,這裏到處牛糞,馬糞的氣味,才特別怡人嗎?

  岑言倒沒有躲著盛璟霄,隻不過這個男人擺明是故意要和她“碰巧”遇見。

  看著出現在跟前的大活人,岑言隻好放下手裏的漏鏟,“相請不如偶遇,盛先生,今天那麽有緣,我們又碰巧遇見了,不如我跟你講個冷笑話吧。”

  “……”

  “從前有個小姑娘,叫做小紅帽……還有一隻大灰狼……它叫……”

  “那不是童話故事嗎?”

  “童話故事不能是冷笑話的嗎?”

  四年沒見,還是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算了算了,今天天氣特別熱,岑言本來就不耐熱,拿著帽子扇扇風,“您要是不想和我說話,那我就不找話題了。”

  所以她是故意跟他講冷笑,不是討厭他的意思?

  那麽她以前講冷笑,都是在和他找話題?

  盛璟霄看岑言拿著漏鏟就真不打算理他了,找話題這種事,雖然他並不擅長,但為了她——“為什麽換了手機號碼?”

  他怎麽知道她換了號碼?

  還一副責怪的樣子,反正換不換,他又不會打給她。

  “怕你老母尋仇呀!我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可鬥不過盛氏大董事長,喬小姐有你保護,我連抓根草護身都要找找周圍有沒有。”

  老天一定是特別賦予了岑言魚肉盛璟霄的口才。

  男人被她嗆得想要接的話一句都沒有用上。

  是的,就像喬若涼說的那樣,他是個遲鈍的大笨蛋,一年以後,他才知道母親不會便宜了岑言,他給她的離婚財產,她什麽都沒有拿到。

  該保護她的時候,他一次都不在她的身邊。

  讓她帶著受傷的手臂一無所有的離開,還離開得那麽幹脆,毫不給他找麻煩。

  盛璟霄是真的想知道她這四年過得好不好,他很想告訴她,如果有困難,可以把他當作朋友,他一定會幫她。

  是她這話嗆得有點過分了嗎?

  盛璟霄久久沒有說話,岑言覺得自己好像見著他火氣有點大過了頭,盛夫人對她趕盡殺絕,她幹嘛要把人家的老婆拿出來說事,說起喬若涼……

  咦……

  他一直帶在無名指上的那枚跟喬若涼求婚的結婚戒指呢?

  “你的戒指怎麽不見了?”

  岑言緊張的一把抓起盛璟霄的手,他心口一跳,以為她猜到了他和喬若涼離婚了,她卻,“你怎麽那麽不小心,是弄丟了吧?還記得去了農場哪裏轉悠,大概可能掉在了哪裏?”

  就說嘛。

  盛璟霄怎麽會無端端的逗留那麽久在農場裏。

  肯定是在意的東西丟了。

  不然他怎麽會屈尊降貴來這種髒地方轉悠?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醫仙媽咪A爆了》《影後每天都在做夢》《你個逆子!!!》《悍妃當道:王爺從了吧》《攜愛成婚:牧少寵妻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