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3章
  第3章綠珠被秦臻這反應嚇了一跳,一看秦臻這模樣,眼淚就落下來,隻當小姐昏迷不記得事兒了,心裏難受,當即抽抽噎噎的道,“小姐,那秦家大小姐早就是過去式了,三年前,那秦家大小姐就在與六皇子成親的前幾天,跟府上一個馬夫私奔了,秦家和六皇子都成了大夏的笑話,那親家大小姐身為大夏京都貴女標杆,卻做出這般有辱門風的事情,實在是丟盡了秦家的臉。”秦臻腦袋嗡嗡一片,隻覺得眼前發黑,她什麽都看不清楚,隻有綠竹的嘴巴一張一合。“怎麽可能?”秦臻咬牙,眼睛赤紅,凝滿了淚霧,卻不肯落下。這邊綠竹聽到這話,忙搖搖頭,“真的,那秦家大小姐留了親筆信的,說是跟那馬夫日久生情,因有婚約在身,遂隻能選擇離家出走,自覺愧對列祖列宗,自願脫離秦家,自此生死與秦家無關。”“這封親筆信秦相呈給皇上了,總之很多人都知道,那秦相深得皇上倚重,並未被誅連,但秦相卻是直接宣布了與那秦臻斷絕父女關係,將其逐出秦家族譜了。”秦臻隻覺得周身的血液寸寸變冷。她慘死,屍骨無存,可父親沒有為她查明真相,竟是真的相信了她與一個馬夫私奔了?將她逐出秦家族譜。秦臻死死咬著唇,才能使眼淚不落下來,使恨意不溢出來。“那蕭泓宇呢?”秦臻又問。數道蕭泓宇,她的心裏傳來一陣尖銳的疼痛。“蕭泓宇?哦哦小姐,你是說六皇子啊,小姐怎麽直呼六皇子名諱呢,被人聽到了可是大不敬,不過也沒事,這是在咱們府上,沒人能聽到。”綠珠又絮叨道。“秦家庶女秦紅霜嫁給六皇子當側妃了,三年前秦家大小姐跟人私奔,這六皇子可是成了眾皇子眼中的笑話,不過這六皇子也算是因禍得福,秦家為表誠意和歉意,便將二女兒許給六皇子當了側妃,皇上大概也覺得有些虧欠這個兒子,也賞賜了不少東西給六皇子,總之這兩年六皇子風頭很盛。”聽到綠竹的話,秦臻的臉已經血色盡褪。“那他們有孩子了嗎?”秦臻聽到自己麻木的聲音響起。因為她清清楚楚的記得,她慘死的時候,秦紅霜說她懷孕了如今,三年已過,若他們真有孩子,那孩子該有四歲了,這是他們苟且的證據。“孩子?有的,六皇子的確是有一位小殿下,不過是收養的,據說那孩子無父無母,被扔在荒郊野外,差點兒被狼吃了,是六皇子路過之時偶然相救,便收了其當義子,六皇子這人倒是心善的很呢。”綠竹說道,語氣中難言對六皇子的誇獎。可秦臻聽了這話,隻覺得心頭一陣一陣發涼,“那撿來的孩子多大?”“好像是四五歲,大小姐你怎麽問這個?”綠竹不解。聽到綠竹的話,秦臻的眼淚再也控製不住的落下。義子,四五歲。“嗬可笑,實在是可笑,這世上怎麽會有這麽可笑的人,可笑的事”什麽義子,那分明就是他跟秦紅霜的孩子!她被庶妹和未婚夫聯手害死,卻背負罵名,聲名狼藉,甚至被逐出家族。為什麽,為什麽?她想到自己,自生下來便沒有娘親,但因為是秦家嫡女,身負重任,自當表率,便一直很努力,別人在玩耍逛街的時候,她在讀書練字,別人在休息的時候,她在練琴作畫,她自小熟讀四書五經,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卻落得這樣一個下場。秦臻恨到極致,哭的崩潰,雙眼發紅,狀若癲狂。“小姐,你怎麽了?小姐,你別嚇綠竹啊,嗚嗚嗚嗚”綠竹也是嚇壞了,她從未見到小姐哭成這個樣子,自己也跟著哭起來。秦臻雙手緊緊的握著,指甲鉗入肉中也絲毫感覺不到。好恨。好痛。這個叫綠竹的丫鬟在她耳邊說的什麽,她完全聽不到。綠竹看到秦臻這般模樣當真是嚇壞了,轉身就跑到外麵去喊人。“來人啊,快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將軍,快去找大少爺,大小姐醒過來了,大小姐不好了嗚嗚嗚嗚!”秦臻哭的幾近崩潰,昨天晚上她才經曆了活活化屍的痛苦,今日重生醒來,卻得知自己被暗害慘死,死後卻又聲名狼藉的事實。雖是大夢三年,可是對她來說,隻是昨晚和今天啊。這不是一場噩夢,是真實發生的。秦臻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站起來,穿上鞋子,麻木的抬腳往門外走。她要回一趟秦家!她要告訴父親真相!她沒有跟馬夫私奔,她是被妹妹害死的,慘死在北山峽穀,她要一個公道。秦臻起身,因為身體虛弱的原因,一陣暈眩,她勉強站好,打開衣櫃,看到櫃子中清一色的豔麗衣裙,秦臻勉強找了一件緋色的紗裙換上,然後大步的出了房間。大概是腦海中殘存的記憶,秦臻走的熟門熟路,路上遇見幾個小廝,她沒理會,直接便出了將軍府。此時正值晌午,陽光炎熱。秦府在京都城北,而將軍府在城南,一南一北。秦臻戴著麵紗,目的明確,出了將軍府邸的門,便直接朝著秦家去,此時正值晌午用膳之際,主街之上,行人並不多,秦臻走的小巷路,不過半個時辰便站在了秦家府門口。看著府邸門口那兩個石頭獅子,秦臻眼睛酸澀了一下。‘昨日’這還是她熟悉的府門,‘今日’已是三年之後。這三年,爹爹還好嗎?他會相信自己說的話嗎?如此怪力亂神之事秦臻深吸一口氣,似是下定了決心,看了一眼秦府兩個黑漆大字,秦臻終於邁步上前。——叩叩叩。門被敲響。秦臻的心髒也跟著咚咚咚的快速跳動。很快,大門吱呀一聲打開,門內的人探出頭來,是個有些瘦的門衛,二十五六歲的模樣,秦臻知道他叫王二,家裏兄弟六七個,他排行老二,在府上做門衛七八年了。門衛王二似是沒想到敲門的是個姑娘家,愣了一下,隨即問道,“這位姑娘,你找誰?”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