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01811章 找到籌碼
  01811

  蘇青抱緊方向盤,身子隨著車子上下左右搖晃,好在她係了安全帶,將她扯了回來。

  車內的安全氣囊,在搖晃中全部打開,減輕了蘇青身體的撞擊。

  等車子停下來時,她渾身都在疼痛,耳朵嗡嗡作響,聽不到任何聲音。

  她趴在方向盤上緩了許久,腦中的雜音才稍稍減小。

  車外,孔蕭然焦急的拍打著窗戶。

  蘇青趴在那裏一動不動,沾染在安全氣囊上的血跡,讓孔蕭然的心緊揪在一起。

  他快速撥打報警電話和120,大力扯了扯車門,“蘇青,蘇青你醒醒!”

  孔蕭然喊了許多聲,蘇青沒有任何反應,孔蕭然著急,他左右看了下,想要找一個趁手的東西敲碎車窗。

  孔蕭然記起,他座駕的後備箱中有一個滅火器。

  他急忙回到他的車子上,拎著滅火器,來到車旁,舉著滅火器,砸向車窗玻璃。

  記住網址zww.com

  孔蕭然不敢用太大的力氣,生怕濺起的碎玻璃渣子,會濺到蘇青的身上,對她造成傷害。

  他剛舉起滅火器,蘇青緩緩坐起身。

  孔蕭然激動地停下動作,把滅火器“咣當”聲,丟到地上,急忙拍了拍車窗,“蘇青,你把門打開,我看看你的傷!”

  蘇青聽到拍門聲,她轉頭看向車外。

  她認出站在副駕駛旁的孔蕭然,她隻能看到他的嘴在動,卻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麽。

  從他的表情上,蘇青可以看出孔蕭然是在擔心她。

  蘇青抬手按了下左手邊,車門上的開關,“啪”的聲,副駕駛門上的車鎖打開。

  孔蕭然離的近,聽的真切,他打開車門,坐進車中,檢查蘇青的情況。

  “我沒事。”

  “都流血了,我看看傷到哪了。”

  孔蕭然想要拿開蘇青的手,蘇青渾身疼痛,身體極度不舒服,她不想動,也不想讓別人亂動她。

  蘇青拂開孔蕭然的手,“你先讓我穩一會兒。”

  “很難受?”

  孔蕭然看著蘇青的表情,知曉她此時身體不舒服,他心中著急,抬抬手,卻不敢擅自觸碰她。

  叩叩叩……

  車窗被敲響,孔蕭然抬頭,駕駛室旁站著一個女人,從樣貌上看,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女人穿著得體,氣質溫柔。

  孔蕭然傾身,落下蘇青旁邊的車窗,問,“你有事?”

  “我……我是撞了你們車子的人,我過來跟你們表達歉意。”

  “她受傷是一兩句歉意就能抵消的?”

  “對不起,是我大意了,我已經叫了救護車,一切檢查治療費用我來出。”

  對方態度誠懇,孔蕭然不好再為難她,“等交警和120來了再說。”

  孔蕭然觀察過蘇青,她的臉色還算可以,血的話……

  孔蕭然認真的查看一番,他輕聲細語的詢問蘇青道,“你除了頭部外,還有哪裏疼?”

  “我也說不清楚。”

  蘇青疼的不想說話,語氣有些不耐。

  孔蕭然好脾氣道,“我給你檢查一下。”

  孔蕭然握住蘇青的手腕,擼上她的衣袖,查看她的胳膊。

  站在車外的女人本想離開,到一邊等待,她看到蘇青胳膊上的紅色胎記,她猛然停下腳步,快速回頭,對著要拉下蘇青衣袖的孔蕭然道,“等一下!”

  女人語氣激動,沒有控製好分貝,孔蕭然麵色不虞,抬頭。

  女人連連對著孔蕭然道歉,她的視線在蘇青的胳膊上停留了一瞬道,“請問這位小姐貴姓,是哪裏人?”

  “跟你有什麽關係!”

  孔蕭然抬手升上窗戶,阻隔對方的視線。

  隨著時間流逝,蘇青身上的疼痛緩解許多,她對著孔蕭然道,“她也沒問什麽。”

  “她撞了人,不問你傷的重不重,還在這裏亂問其它的。”

  “你說的有道理。她看上去溫柔,開車卻野性十足。”

  剛剛她明明是觀察過,沒有見到路上有車,才要把車匯入主幹道,誰曾想,車子剛轉彎,方向盤還沒有回過來,主幹道上就躥出來一輛車子,那車速跟脫韁的野馬似的。

  蘇青百分之百肯定,對方是全責。

  在疼痛中,蘇青等來了救護車。

  孔蕭然已經聯係舒助理過來處理車禍的事宜,他跟著蘇青一起上了救護車。

  肇事者本想跟著一起上去,被交警攔下。

  肇事者看著車子離開的方向,眉眼間滿是焦急。

  好不容易等到冬做完筆錄,肇事者到一旁打電話,“我有救一鳴的辦法了。”

  “媽,周一深是鐵了心要報複我們,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辦法跟他抗衡!你認清現實吧!”

  說話的是周家的小女兒周一諾。

  前陣子她在夜店瘋狂地視頻在網上被瘋狂傳播,除此之外,還有她跟幾個男孩泳池狂歡的照片也流了出去。

  雖然周家很快發表聲明,說視頻和照片非本人。

  他們已經給視頻發布者,發布律師函,但律師函這東西,剛開始還能唬住人,自打娛樂圈明星遇到事情,動不動就發布律師函,弄的雷聲大雨點小,事後不見後續,律師函已經失去了原本的威懾力,網上一片噓聲,對她的謾罵並沒有因為律師函有所減少。

  她前兩天出門,有人認出她,對她指指點點。

  她是周家的最小的女兒,從小備受寵愛,怎麽能受得住這樣的委屈,她立刻上去理論,罵了對方一通。

  對方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裝病,當場暈倒不起。

  這一幕剛好被好事者拍下,放到網上,一眾網友,對她又是一陣口誅筆伐,她已經快要被網暴的抑鬱了!

  周一諾語氣煩躁。

  “諾諾,你怎麽能夠這麽消沉?我們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我們現在的信用卡都被停了,每個月隻有從爸那,拿那點可憐的生活費,難道還不算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嗎?”

  “你剛剛說,還有你爸給的生活費,你爸對我們一向大方,他……”

  “大方的前提是他得有錢!周一深在爸不知情的情況下注資周氏,成為周氏的股東,現在他已經在周氏上班,他仗著自己有幾個臭錢,聯合其他股東,對我爸進行打擊,想要逼迫我爸離開公司。

  如果沒了公司,你覺得我爸還能支撐我們的生活?”

  “你爸一向厲害,他不可能就這樣認輸的!”

  她一定會幫他撐住!

  “媽!你……”

  “我已經找到周一深的妹妹了!這就是籌碼!”

  之前她說有周一深妹妹的消息,是她編造的,但這一次,應該不會錯!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