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01812章 步步為營
  01812

  “你之前不是說,那個死丫頭離開周家的時候就病殃殃的,或許已經死了。”

  “我隻是說她可能死了!今天我親眼見到她出現在我的麵前。”

  她在車旁,第一眼看到蘇青的時候,就覺得她的眉眼間有些眼熟,她一時間想不起在哪裏見到過蘇青。

  當她看到蘇青右胳膊上的胎記時,以前的記憶在腦海中快速閃過。

  她依稀間在蘇青的眉眼間,看到了周一深母親的錯覺。

  那種熟悉感,來得快,去的也快,她要仔細看的時候,她的樣貌跟周一深母親的又沒了相似點。

  但就是這種感覺,讓她確定,蘇青就應該是她要找的人!

  “媽,你確定沒搞錯?”

  “錯不了,她現在出了車禍送往醫院治療,我等會趕過去,想辦法,拿取她的生物檢材,跟你的生物檢材進行對比,隻要前麵dna排列的序列相同,就能證明她是周家人。”

  “那等你證明了再說。”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現在說的再多都是猜測,沒有一紙鑒定,她不信,更別說糊弄聰明的周一深了。

  “諾諾,我們不要總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我們現在是被拔掉刺的刺蝟,還有威風可言嗎?”周一諾語氣裏滿是怨懟,“如果以前你對他和他的妹妹好一些的話,他也不至於心理變態扭曲成這樣,對自己的家人痛下殺手!”

  “諾諾,過去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再提了。”

  “因果循環!”

  肇事者掛斷電話,在路上攔了輛出租車,坐了進去。

  她是周一深的繼母陶琬,當初她跟周一深的父親在一起時,周父還沒有了離婚,她為了能夠順利上位,故意接近周一深的母親,投其所好。

  周母是個善良的女人,她見陶琬長的漂亮,嘴巴甜,會的又多,兩人很快成為無法不談的好朋友。

  周母把陶琬當成好姐妹,對她掏心掏肺,百般嗬護,而陶琬是想幹翻原配上位成為周父的妻子,擺脫見不得光的情人身份。

  她剛開始隻想找個合適的時間,跟周母攤牌,給周母一個致命的打擊,讓周母主動跟周父離婚。

  誰知道周母遭遇丈夫和好友的雙重背叛,她隻是不吃不喝很多天,突然間換掉全職太太的隨意裝扮,穿上一套女人味十足的旗袍,又畫了一個精致的妝容。

  周母漂亮,平日在家裏,裝扮隨意,她這麽一打扮,竟好看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那天晚上,一直對陶琬身體鍾愛有加的男人,纏了周母一夜,陶琬打了數通電話,都無人接聽。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的感覺很好,周父一連多日都留宿在家。

  陶琬沒有等來上位的機會,卻差點等到了周父要複合的消息,陶琬憤怒異常。

  從那一刻開始,她醞釀了一個計劃。

  在她的苦心經營下,她一步步拿到了名分。

  她本來以為,拿到名分,她就可以好好地享受她富太太的美好人生,千算萬算她沒有算出,周父竟然在回家的那段時間,跟周母簽了好幾份協議。

  協議裏有不動產,公司股份轉讓等等。

  就算是周母死了,她也拿不到周母留給周一深兄妹的東西!

  想到這一點,陶琬心裏頭不是滋味。

  每次她跟周父提出,周一深年紀小,名下不適合有那麽多的財產,周父都會說,周一深幼年喪母,就當是他替命運補償給周一深的。

  她聽到後,心裏十分不痛快,後來……

  陶琬想到自己當初隻是小試牛刀,就拿到了屬於周一深名下財產的事情,她臉上閃過抹得意。

  就算是周一深現在翅膀硬了又怎樣,隻要他還有軟肋,她就有辦法,讓他在她麵前跟隻狗樣,毫無尊嚴的跪下求她!

  陶琬來到蘇青所在的醫院,在醫院門口買了些東西,去病房探望蘇青。

  病房。

  在救護車來醫院的路上,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已經給蘇青處理好傷口。

  她本來沒想過住院,被孔蕭然阻止,說是車禍的後遺症會在一兩天後閃現,不能大意。

  她聽從孔蕭然的話,由著孔蕭然去辦理住院手續。

  陶琬一看到頂樓的區域,她拎著果籃的手微緊。

  這位蘇小姐是個訛詐人的好手,竟然住在病房,她真把自己當成位千金大小姐了!

  果然她跟周一深就算是沒有見過麵,也能在人品上精準的契合在一起!

  陶琬在心裏對蘇青的印象快速下滑。

  她來到周青的病房門口,敲開門。

  孔蕭然正在給蘇青削蘋果,雖然他動作笨拙,但是能看出來他很認真。

  他聽到敲門聲,坐著沒動。

  蘇青以為孔蕭然沒有聽到,提醒道,“有人在敲門。”

  “等我削完蘋果的。”

  “你不要讓人家等急了。”

  “知道了,馬上削完。”

  孔蕭然嘴上說馬上,實際上他動作依舊很慢。

  做飯他已經嚐試了一段時間,他做的食物雖然不能說是美味,蘇青和暖暖一次比一次吃得多,說明她們正在一點點的接受他做的飯菜。

  現在他每天都盼著飯點,他想給她們做飯,看她們吃飯時候的樣子,他就非常滿足了。

  孔蕭然終於在敲門聲響起第三遍時,把削好的蘋果遞給蘇青,他擱下水果刀,拿過濕紙巾擦了擦手,去開門。

  當他看到門口的人時,眸色沉了幾分,“一切都由保險公司承擔,你以後不用過來了。”

  “來,必須得來,是我沒有好好開車,撞到你的妻子,讓她受傷,被嚇到,在這裏我再次給你道歉。”

  一聲“妻子”讓孔蕭然十分高興,他沒有再強行趕她走,讓開身子,讓她進入病房再談。

  蘇青因為身體的疼痛,打了止疼針,她很快疲乏睡了過去。

  陶琬趁著孔蕭然去給她倒水時,她快速從蘇青的枕頭下,拿過兩根頭發,揣進兜裏。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