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01814章 互退一步
  01814

  蘇青胸口突然有些發悶,她在車前停下。

  孔蕭然一直跟在蘇青的身後,問,“你怎麽了?”

  胸口的憋悶感很快消失,蘇青對著孔蕭然伸出手,“我的車鑰匙呢?”

  蘇青的座駕是她前兩天,要求孔蕭然開到醫院的,她早就動了出院的心思,是孔蕭然一直壓著,不讓她出院。

  如果不是她今天強行要求出院,孔蕭然估計會讓她在醫院,養到天荒地老。

  “你剛出院,我來開車。”

  孔蕭然打開後備箱,把蘇青的行李,放進裏麵,他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對著蘇青道,“上車。”

  蘇青本想自己開車,想到剛才胸口的不適感,她去了副駕駛座,“去國華新城。”

  “先回家。”

  蘇青聞言,轉頭定定的看著孔蕭然。

  一秒記住http://m.qiuzww

  孔蕭然舉白旗投降,“我聽你的,我們去國華新城。”

  蘇青麵色緩和些,“孔蕭然,我隻是出了一個小小的車禍,我的身體已經好了,你不用這麽緊張。”

  “跟你有關的事情,我能不緊張嗎?”

  “我被你壓榨的那五年,你怎麽不緊張?”

  提到那五年,孔蕭然眸中填滿歉然。

  蘇青能感受到孔蕭然的情緒變化,她意識到自己又在翻舊賬,她對著孔蕭然道,“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提起以前的。”

  “我知道,你是在告訴我,你可以獨立。”

  蘇青能跟他道歉,就說明,她已經對以前的事情慢慢釋然。

  過去的五年,對她來說,是一場酷刑,她能給他機會,他已經很高興,他會用她的實際行動,去治愈她,不會強行讓她現在就接受他。

  “對!我有獨立的人格,我想靠自己,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她從小生活坎坷,在她看來,隻有自己強大,有養活自己的資本才行。

  讓她去依靠孔蕭然活著,她做不到!

  “我理解,也支持。”

  他喜歡她,本就是喜歡她堅毅不拔的性格,他改變她的話,他就不再是她。

  蘇青肯跟他坦誠布公的交談,他意外又激動,“我有個小小的要求。”

  “你說,能答應的,我盡量答應。”

  孔蕭然的改變,蘇青看在眼中。

  如果兩個人有想走到一起的想法,不能隻有一個人去改變,她也得試著去跟他溝通改變。

  “我不想別的男人介入你的生活。”

  “孔蕭然,我的世界裏,不可能隻有你一個男人,我需要工作生活,我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如果你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做不到。”

  “你誤會我的意思了。”孔蕭然解釋道,“我沒有要求你跟別的男人劃清界限,我是擔心周一深再糾纏你。”

  “周一深不像傳言中的那麽不堪。”

  這是蘇青跟周一深一番接觸下來的感覺。

  傳言中的周一深,像是個壞事做盡的惡霸,自打她認識周一深以後,他對她還算禮貌,從沒有逾矩之舉。

  “你竟然替他說話!”

  孔蕭然聞言,瞬間炸毛,他把車子停在路邊,轉頭看向蘇青。

  蘇青迎上孔蕭然的視線,“我是實話實說。”

  “周一深,他……”

  “孔蕭然,你不要跟我說傳言中的他怎樣,怎樣,傳言中的你也不好。”

  孔蕭然一噎,“我……我在改變。”

  “或許他也在改變。”

  “你一直幫著他說話,你是不是對他……”

  蘇青眼神微冷,孔蕭然打住,“我……我是怕……”

  “我最後再跟你說一次,我答應給你機會,就不會跟其他男人,在感情上有任何糾纏!”

  她一向潔身自好,說到做到!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怕自己一直不能讓你滿意,你會對我失望。”

  “你現在已經做得很好了。”

  蘇青一句話,讓孔蕭然激動不已,“你這是對我的肯定?”

  “算是吧!如果你能不亂吃飛醋就更好了。”

  “我改!”

  孔蕭然重新啟動車子,他臉上的笑容感染到蘇青,她嘴角彎起幾不可查的弧度。

  她垂眸,看向手心。

  之前,周一深把他的聯係方式寫在她的手心上,第一次有人這樣做,她手心一陣又疼又麻,那種感覺,她至今都記憶猶新。

  如果這事由別的男人做出來,她會覺得那人輕浮。

  周一深這麽做,跟他傳說中的形象極其相符,好似他這樣,跟理所當然似的。

  她對他,並沒有那般厭惡,相反,她總覺得,他有些親切感。

  這種感覺從第一次跟他見麵就有,但要說,她喜歡這個人,她是否定的。

  隻是她想了那麽久,還未搞清楚,這股親切感是從哪裏來的。

  還有一點,她不喜歡別人說周一深不好,總覺得網傳跟現實不相符,想要替他辯白兩句。

  若她把自己的真實想法告訴孔蕭然,孔蕭然估計會暴走。

  想到孔蕭然氣呼呼的樣子,蘇青在心裏歎了口氣。

  孔蕭然這個二貨,跟個二哈似的,高興不高興都能拆家。

  ……

  “這些照片是哪裏來的?”

  “是一個主播p在網上的。”

  周氏,辦公室,助理把照片遞到周一深的麵前,周一深看到照片,他快速坐直身子,握著照片的手猛然收緊。

  照片上是一個年輕女人,女人穿著一件白色的長袖衛衣,衛衣的胳膊高高擼起,露出右胳膊上的胎記。

  胎記是一匹馬的形狀,十分特殊。

  胎記的形狀,跟周一深記憶中的胎記重合在一起。

  他眼睛逐漸溫熱,模糊的視線中,胎記逐漸變得模糊,腦中的事情變得異常清晰。

  他抖著聲音道,“主播人呢?”

  “她在滬城的家中,我派人去把她帶過來。”

  “不用,我去見她!”

  派人過去的話,若是不知道輕重,她那麽膽小,嚇到她怎麽辦?

  周一深起身,疾步向外走。

  “周總,你的外套!”

  天冷,助理見周一深隻拿著照片向外走,他急忙拿過周一深掛在座椅後麵的外套,跟了上去。

  因為急於見到照片中的人,周一深步子極快,他按了下電梯的控製麵板,等電梯門一開,他一個大跨步進入電梯。

  他一直低著頭,盯著照片。

  照片中的女人五官精致漂亮,笑容具有感染力,那陌生的臉龐,因為胎記的原因,落在周一深的眼中,竟多出幾分熟悉感。

  一晃多年過去,妹妹也該長大了。

  她雖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樣,但不管她長成什麽樣子,都是他的妹妹!

  隻要能找到她,他一定會把她寵成公主。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