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2.第2章 你是人是鬼?
  雖然李國韜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當看到眼前這一幕的時候,還是氣的肺都要炸了!裏屋一共有兩個小鬼子,一個站在炕邊上,另外一個趴在了炕上,而在那小鬼子的身體下麵壓著一個女人,小鬼子正試圖撕扯那女人的衣服,女人雖然拚死反抗,但是被站著的小鬼子死死摁住雙腿,身上又壓著一個鬼子,根本就動彈不得。

  李國韜二話不說,直接竄進了裏屋,伸出雙手直接扭斷了站著的小鬼子的脖子,隨手一推將那小鬼子屍體推到了一邊。隨後快如閃電般的伸出了右手,如同鷹爪一般直接抓在了另外一個小鬼子的一段脊柱上。

  “哢嚓!”一聲脆響,脊柱直接被硬生生的抓斷了,李國韜一揚手將那小鬼子直接丟到了牆角。兩個小鬼子連哼都沒哼一聲,就喪命在了李國韜手下。

  那炕上的姑娘見壓在自己身上的小鬼子不見了,連忙從床上掙紮著坐了起來,姑娘驚恐的掃了一眼,沒有發現小鬼子,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那裏的李國韜,那姑娘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發出一聲驚恐的慘叫,身子也不由自主的縮到了牆角上。

  “姑娘,你別怕,這兩個小鬼子已經被我解決掉了,我不是壞人!”李國韜微笑著安慰道。

  但是李國韜的話並沒有打消那姑娘的恐懼,隻是那姑娘躲在牆角,臉色一片慘白,渾身抖得如同篩糠一樣。李國韜見此,心裏琢磨著,這姑娘莫不是驚嚇過度,精神失常了吧?

  這時那姑娘突然抬起手顫抖著指著李國韜說道,“你~你,你不是死了嗎?”

  “他怎麽知道我死了!”李國韜心裏暗自嘀咕,一臉的茫然之色,忍不住伸手撓了撓腦袋,剛好碰到後腦勺上的大包,李國韜頓時感覺一陣頭暈目眩,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但是等到那一陣疼痛漸漸消失之後,李國韜猛然發現自己的腦子裏多了一些並不屬於自己的記憶,確切的說應該是這具身體原來主人的記憶。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叫李三,本來隻是天津碼頭上扛大包的苦力,七七事變爆發之後,日本人進攻天津,李三趁機跑回了河北的老家。但是沒過幾個月,李三的老家滄縣也被日本人給占了。不過李三住在鄉下,而日本人隻是占據了津浦路沿線地區和一些主要的城鎮,對於李三來說這也沒有多少影響,這個時候華北大地上湧現出了大量的民間抗日團體。李三的家鄉也有一支這樣的抗日組織,名叫抗日救國軍,別看名字起的響亮,其實就是附近幾個村的地主鄉紳們組織起來的民團,一共隻有三四百個人,但是卻隻有三四十支老掉牙的步槍。就這樣的實力自然不是日本人的對手,而這些地主們組織這支隊伍,也隻是打著抗日的旗號為自己看家護院罷了!他們自然是不敢主動招惹小鬼子,而小鬼子剛剛占據了華北,腳跟還沒站穩呢,自然也沒閑心搭理這些根本沒有什麽威脅的民間抗日團體。

  李三為了混口飯吃,也加入了這個所謂的抗日救國軍。就這樣混了幾個月的飯,小鬼子也沒來進攻,而他們也沒有主動招惹小鬼子,雙方相安無事的過了幾個月。但是經過幾個月小鬼子也算站穩腳跟了,而且前線還在打仗,需要大量的糧草補給,於是淪陷區成為了小鬼子的補給地。就在前些日子,一個小隊的小鬼子下鄉征糧,正好遇到了李三所在的抗日救國軍,於是雙方展開了一場激戰。結果小鬼子以兩人輕傷的代價,成功擊潰了救國軍,打死打傷一百多人,其他人自然是一哄而散。

  李三當時也嚇壞了,一路向西逃跑,一口氣跑出了一百多裏地,結果由於勞累過度,再加上兩天都沒吃東西了,又受了點驚嚇,暈倒在了路邊。也算是這小子命好,正好碰到出外給人看病的白郎中,白郎中就是一個鄉野郎中,不過醫術卻是不低,在附近一帶那是非常的有名。白郎中將李三救回了家中,給李三抓藥治病,並讓自己的女兒白薇負責照顧李三。李三本來就沒什麽病,調理了兩天也就痊愈了,這一天白郎中出診去了,家裏隻剩下李三和白薇,但是沒想到李三見白薇年輕貌美,竟起了歹心,兩人撕扯之中,白薇趁其不備,一腳踹在了李三的肚子上麵,李三措不及防之下,直接摔倒在地,而且非常不幸的一頭撞在了櫃腳上,直接一命嗚呼了。白薇這個時候嚇傻了,正好趕上白郎中這個時候趕了回來,檢查了一下李三的傷勢,發現李三傷的很重,根本就沒救了。父女兩人怕惹上麻煩,於是趁著天黑,偷偷的將李三埋在了村外的小樹林裏。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李國韜的靈魂穿越而來,附在了李三的身體上,讓李三奇跡般的複活了。

  通過這一係列恢複的記憶,李國韜從中得到了幾個非常重要的信息,首先現在的時間應該是民國二十七年也就是1938年農曆三月初三,至於陽曆的時間是多少,李國韜並沒有從李三的記憶中找到相關的記憶。第二點這裏是河北安國縣境內的小張莊,一座不大的村莊,全村隻有幾十戶人家,一共也就二三百口人吧!而這棟房子就是住在村東頭的白郎中的家,而炕上的這個姑娘就是白郎中的女兒白薇,現在李國韜終於知道白薇為什麽會這麽怕自己了。

  “啊~!白薇姑娘實在對不起,我為昨天的事情向你道歉,都是我一時豬油蒙了心,所以才會……”李國韜一邊說著一邊向炕上的白薇鞠了一個躬。

  “你不要說了,我原諒你了還不成嗎?我隻求你以後不要再纏著我了。”白薇連連擺了擺手一臉驚恐的說道。

  李國韜這才明白這白薇害怕自己的根本所在,“白薇姑娘,你不要誤會,我不是鬼,我是人我沒有死。”

  “你沒有死?可是我爹明明說你已經沒救了。”白薇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說道。

  “也許是你爹誤診了吧!”李國韜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李國韜自然知道白郎中並沒有誤診,那個李三確實已經死了,而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是李國韜。

  “我爹!”白薇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麽,直接從炕上跳了下來,從李國韜身邊擠了出去,飛奔到了院子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