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6.第6章 鬼子漢奸一個不留!
  “別~別!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呀!”玉米秸稈嘩啦一聲倒在了地上,從裏麵爬出來四個人,跪在李國韜麵前不住的磕頭求饒。

  李國韜厭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這四個漢奸,其中有兩個家夥已經被嚇的屎尿橫流,一股惡臭撲鼻而來,讓李國韜仍不住皺了皺眉頭。當初就是這四個狗漢奸帶著小鬼子來小張莊征糧,其中領頭的這個叫賴三的家夥,更是為了報一己私仇,對山田說村裏的老百姓出言辱罵小鬼子,山田這才在暴怒之下下令屠村。

  當時李國韜一出手,這四個狗漢奸發現不對,立刻鑽到了卡車下麵躲了起來。這四個家夥偷偷的看到李國韜一出手就殺了那麽多小鬼子,本來嚇的想要逃走的。但是後來看到幾十個小鬼子把李國韜給圍了起來,心想這麽多太君還對付不了李國韜一個人嗎?但是結果卻讓這四個狗漢奸大跌眼鏡,在他們眼中幾乎是無敵存在的太君,竟然一個個死在了李國韜的手中。這個時候他們再次想到了逃跑,但是親眼看到那四個逃跑的小鬼子的下場之後,已經被嚇傻了的四個狗漢奸哪裏還敢逃走呀!四個人一商量便躲在了牆邊立著的柴火垛裏,本來還以為可以逃過一劫。但是李國韜早就發現了他們,隻是當時忙著收拾那些小鬼子,一時沒有顧得上他們,現在小鬼子已經收拾完了,也該收拾這幫狗漢奸了。

  “****的,你們這幫混蛋,竟然幫著小鬼子屠殺自己的同胞,你們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嗎?”李國韜忍不住怒罵了一聲。

  “好漢饒命,好好饒命呀!我們也沒想到皇軍~不是小鬼子,我們也沒想到這幫小鬼子竟然這麽不是玩意兒,竟然下令屠村呀!這幫混蛋簡直連畜生都不如呀!我們知道錯了,我們再也不敢了,求好漢高抬貴手,就饒過我們這一回吧!”這四個狗漢奸不斷的磕頭求饒道。

  “饒了你們,我怎麽對得起死去的鄉親們,自己下去找他們賠罪去吧!”李國韜對於這些狗漢奸的恨意絕不亞於那些小鬼子,甚至相比之下李國韜更加的痛恨這些漢奸。李國韜實在懶得跟這幫民族敗類廢話,舉起手中的刺刀直接割斷了四個漢奸的脖子。

  不過殺了四個漢奸之後,李國韜就後悔了,並不是後悔殺了他們,而是不應該這麽快殺了他們。李國韜走到大坑裏查看了一下,大概有三百老百姓,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繈褓之中的嬰兒,已經全部遇難了,竟然無一幸免。看著這堆積如山的屍體,李國韜心中不禁有些後悔,應該留著那四個狗漢奸將老鄉的屍體都掩埋了之後再殺了他們就好了,如今就自己一個人,這麽多屍體怎麽埋呀!

  李國韜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麽多屍體如果自己一個人埋的話,還不知道要埋到什麽時候,還是等會兒到附近的村裏找些老鄉幫忙掩埋吧!

  “還是先收拾一下吧!”李國韜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李國韜將地上散落的武器全都集中了起來,隨後將那些小鬼子的腦袋都割了下來,扔到了小鬼子的卡車上麵。這次小鬼子開來了一輛卡車和兩輛三輪摩托車,不過現在這些都已經成了李國韜的戰利品了。

  忙完了這一切,李國韜突然想起了被自己扔在了地窖裏的白薇,連忙跑回了村東頭白薇的家裏,掀開地窖,發現白薇還在昏迷之中。李國韜將白薇從地窖裏抱了出來,掐了掐白薇的人中,白薇這才醒轉過來。

  “我這是怎麽了?”白薇伸手扶了扶暈暈的腦袋輕聲問道。

  “你剛才暈了過去。”李國韜輕聲回答道。

  “爹~!我爹呢!”逐漸恢複意識的白薇突然想起了什麽,從李國韜懷中掙紮了站了起來,再次看到她爹的屍體後,白薇再次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李國韜看著趴在白郎中身上大哭不止的白薇,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也不知道該怎麽安慰白薇。李國韜高中畢業之後便參了軍,在部隊裏很少和女生接觸,而且李國韜平時也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性子,根本不知道該怎麽安慰女人。何況現在的白薇剛剛經曆喪父之痛,正處於悲痛之中,就算李國韜是能言善辯之人,這個時候也沒用。

  李國韜靜靜的坐在白薇身邊,過了一會兒,李國韜實在看不下去了,這才輕聲說道,“白姑娘,白郎中已經死了,你還是節哀順變吧!這幫****的小鬼子將全村的老百姓全都殺光了,不過我已經為鄉親們報仇了,五十四個小鬼子,四個狗漢奸都已經被我宰了!”

  “什麽?全村的鄉親們都叫小鬼子給殺了?”白薇聞言輕輕的抬起頭來,一臉驚訝的問道。

  李國韜沉重的點了點頭,“我剛才在村裏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一個活口,鄉親們應該是全部遇難了。”

  “這幫畜生,簡直是豬狗不如!”白薇淚流滿麵的說道。

  “事已至此,你再怎麽傷心都沒用了,你放心小鬼子欠咱們的血債,我早晚找他們討回來。今天殺這幫小鬼子,隻是收一點利息而矣,早晚我要將他們全部殺光。”李國韜握緊了拳頭大聲說道。

  “你是說,你將那些小鬼子全都給殺了?”白薇一臉震驚的問道。

  “嗯~!就這麽宰了他們,算是便宜了他們!”李國韜咬著牙說道。

  “殺的好!就該將這幫畜生全部殺光!”白薇咬著牙說道,說完之後又趴在父親的身上大哭了起來。

  “白姑娘,你就別哭了。”李國韜撓了撓頭一臉無奈的說道。但是白薇哪裏聽的進去,仍然趴在她爹的屍體上哭個不停,李國韜也隻能搖頭歎息,無可奈何。

  “白姑娘!別哭了,有人來了!”李國韜猛然站了起來,皺著眉頭說道。李國韜突然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有兩個人正在向這邊跑來。

  “是小鬼子嗎?”白薇抬起頭咬著牙說道,“我跟他們拚了!”

  “白姑娘,你冷靜一點,聽這腳步聲應該不是小鬼子。”李國韜連忙一把拉住了白薇,順手掏出了腰間的一把盒子炮,這盒子炮還是李國韜從那四個狗漢奸身上找到的,李國韜順手拿了兩把插在了腰上。雖然從腳步聲上判斷應該不是小鬼子,但是現在敵友不分,還是小心點為好,李國韜一把將白薇拉到了身後,全神戒備的盯著院門外麵。

  隨著腳步聲不斷靠近,很快兩個手裏拿著槍的人便出現在了門口,李國韜舉著槍對著兩人大聲喊道,“不許動!你們是什麽人?”

  那兩個人也本能的舉起了手中的步槍,在看清李國韜的一身裝扮後,其中一人這才回答道,“這位兄弟,不要誤會,我們不是小鬼子。”

  “我當然知道你們不是小鬼子,不然的話你們現在早就死了!”李國韜冷哼了一聲說道,“你們到底是什麽人?不說清楚,可別怪我不客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