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14.第14章 我隻想報仇!
  李國韜等人離開了縣城之後便直接返回了小張莊,此時常德帶著縣大隊的戰士們已經將遇難老鄉的屍體都掩埋了,那些小鬼子的屍體也被處理掉了,隻是空氣中仍然彌漫著一股血腥氣。尤其是看到,村裏的那個幹涸的水坑裏被鮮血染紅的地麵時,李國韜心裏更是有種被刀割般的疼痛,此時的李國韜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就是因為自己的無能,才導致這麽多的無辜百姓被殺。雖然李國韜當時已經盡力了,但是沒能救下這些老鄉,李國韜仍然不能原諒自己。

  常德見李國韜等人平安的回來了,自然是十分的高興,尤其是看到車廂裏那十三支步槍時,更是興奮的眼睛發亮,仿佛一頭看到羔羊的餓狼一般。其實這也難怪,現在八路軍最缺的無疑就是武器彈藥了,尤其像安國縣大隊這樣的民兵組織,武器彈藥更是奇缺。八路軍雖然也有自己的兵工廠,但是那些小型的兵工廠,連主力部隊的彈藥都供應不上,就更不要提像縣大隊這樣的民兵組織了。

  “哈哈~!李兄弟你實在是太厲害了,剛繳獲了小鬼子一個小隊的裝備,這又帶回來十幾支步槍,哥哥我算是徹底服了你了。怎麽樣?李兄弟是否已經考慮清楚了,要不要加入我們八路軍和我們一起殺鬼子,你一個人再厲害,能力也是有限,隻有我們全體華夏人團結起來,擰成一股繩,才能將小鬼子徹底趕出華夏。”常德笑著對李國韜說道。

  李國韜看了一眼一臉誠懇的常德,微微一笑,“我現在有點餓了,咱們邊吃邊聊吧!”

  “好!我已經叫人給李兄弟準備好了飯菜,就在白姑娘家裏,咱們一起去吃飯,邊吃邊聊。”常德笑嗬嗬的說道。

  “對了,白姑娘現在怎麽樣了?”李國韜一邊走著隨口問道。

  “還能怎麽樣呀?他爹剛剛被小鬼子殺害了,現在正傷心著呢!現在是戰爭時期,喪事隻能一切從簡了,我已經派人幫著白姑娘將他爹的屍體掩埋了,按照白姑娘的意思,就埋在了她家後麵的荒地裏了,現在白姑娘還在墳前跪著呢,我們怎麽勸都不聽。你還是去勸勸吧,你的話她也許會聽,像白姑娘這樣一個弱女子,跪久了哪裏受的了呀!”常德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

  “那好,我先去看看她。”李國韜說了一聲,快步向前走去。

  李國韜一直走到村東頭白薇的家,繞到了院子後麵,果然看到白薇正跪在新起的一座小墳堆前麵。李國韜走了過去,跪在白薇旁邊恭恭敬敬的對著白郎中的墳磕了一個頭,轉身對白薇說道,“白姑娘,人死不能複生,隻有你好好的活著,白郎中才能走的安心,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你就不要太過傷心了!”

  “我現在隻想報仇,如果不能為死去的親人報仇的話,我也沒有任何活下去的意義了。”白薇咬著牙一臉悲憤的說道。

  “想要報仇那就更要保重身體才是,不然的話你怎麽給你死去的親人報仇?”李國韜接著安慰道。

  “你肯答應幫我報仇?”白薇看著李國韜問道。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想要學殺鬼子的本事可沒那麽容易,你得肯吃苦才行。”李國韜點了點頭說道。

  “我連死都不怕,難道還怕吃苦嗎?”白薇一臉堅定的說道。

  “很好!那就先把身體養好了,才能學本事,殺鬼子!好了,我們回去吃飯吧!”李國韜說著站了起來。

  白薇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站了起來,抬頭看了一眼李國韜,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小聲說道,“那我們兩個的事情呢?”

  “我們兩個的事情?什麽事情?”李國韜一臉迷茫的說道,但是隨即明白了白薇的意思,擺了擺手說道,“那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我李國韜是什麽人,絕對不會強人所難,更不會趁人之危。”

  “那你還參加八路軍嗎?”白薇連忙抬起了頭問道,目光和李國韜淩厲的眼神剛一接觸便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我也要殺鬼子,我也要報仇,常隊長有一句話說的非常對,我一個人的力量究竟有限,隻有我們所有華夏人都團結起來,才能將小鬼子趕出我們的領土。”李國韜說著臉上再次閃現出一絲殺氣。

  “你不是說,不結婚就不能參軍嗎?”白薇怯怯的問道。

  “這個以後再說吧!”李國韜歎了口氣說道,那本來就是李國韜編造出來的借口罷了,李國韜本來就是共和國培養出來的優秀特種兵,對於我黨領導的八路軍自然是倍感親切。之所以沒有答應常德,就是擔心自己來路不明,很可能引起別人的懷疑。現在李國韜也已經想清楚了,這安國縣大隊畢竟隻是一個民兵組織,組織比較鬆散,隻要李國韜編造一些合理的借口,想要蒙混過關還是很容易的。李國韜可沒有欺騙這些革命先烈的意思,隻是自己的來曆實在特殊,李國韜也是沒有辦法,總不能實言相告吧?穿越時空,起死回生這麽匪夷所思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告訴他們的好,以免嚇壞了這幫革命先烈們。

  “其實我~我”白薇咬著嘴唇結結巴巴的說道。

  “好了,我們還是先回去吃飯吧,這件事情以後再說吧,不過你放心,我既然答應了要幫你,自然不會食言。”李國韜擺了擺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說完之後轉身就走。

  白薇眼神複雜的看著李國韜的背影,乖乖的跟著李國韜走了回去。

  這時常德早就叫人準備好了飯菜,李國韜,白薇和常德幾個人圍在白薇家院子裏的石桌上。常德有些歉意的笑著說道,“現在是特殊時期,條件艱苦,李兄弟就將就一下吧!”

  李國韜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一小筐的窩頭,一碗鹹菜,一碗炒白菜,每人一碗稀粥,這就是他們今天的飯菜了。李國韜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這已經不錯了。”說著拿起了一個窩頭吃了起來。這夥食確實不怎麽樣,這樣的飯菜在李國韜那個年代早已經在人們的飯桌上消失了,但是李國韜是什麽人呀!特種兵出身,想當初野外生存訓練的時候,野菜,樹皮,地上爬的蟲子什麽沒吃過,跟這些比起來,眼前的這些飯菜確實已經不錯了。

  “李兄弟,你可別嫌我囉嗦,你看你加入我們八路軍的事情考慮的怎麽樣了。”常德一臉討好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