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3章 你懷孕了?(1)
  薄瑾梟眉稍微慍,對上她的雙眼,唇角弧度冷冽的下沉:“你怎麽在這兒?”

  “我……我……”顧傾夏正在心裏迅速思考著措辭,不遠處一陣高跟鞋噠噠的聲音傳來,“薄少……”

  聲音有些受傷。

  顧傾夏下意識地向著聲源處看去。

  說話的女人膚如凝脂,瓜子臉,腰細腿長,整個人容色靚麗,高貴從容。

  這張麵容她在雜誌上見過。

  她是近來星悅傳媒冉冉升起的新星——蘇淩夕。

  蘇淩夕緊盯著麵前兩個人交纏的一雙手上,眼框微眯,警惕的盯著顧傾夏的臉。

  “薄少。”她保持著麵上的微笑,開口問:“你們……認識嗎?”

  薄瑾梟攥著顧傾夏的手,大掌施力,越攥越緊。

  蘇淩夕的忽然到來,似乎沒有引起他半分注意。

  腕上傳來的疼痛讓顧傾夏倒抽一口涼氣,“放……放開……”

  被忽視的感覺讓蘇淩夕眯了眯眼,她上前兩步,挽住了薄瑾梟攥著顧傾夏手腕的那隻胳膊,稍加施力。

  “薄少,我不過是去拿個化驗單而已,你怎麽到這兒了,還讓我好找。”

  吳儂軟語,像是在撒嬌。

  顧傾夏臉色一白。

  目光下意識地向著蘇淩夕的小腹掃了一眼。

  她的微小動作被蘇淩夕收入眼底。

  蘇淩夕更加警惕。

  薄瑾梟仍是沒有回頭。

  蘇淩夕有些尷尬,“對了,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你們……是認識嗎?”

  薄瑾梟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雙眸鎖著顧傾夏的臉,低沉的嗓音像是大提琴一般的磁性醇美,眸底暗含危險的壓迫氣息——

  “這個問題,不如你來說說。嗯?”

  “我們不認識!”顧傾夏壓下心底慌亂,似乎是覺得他的目光太具有壓迫感,她咬了咬下唇,補充:“先生……應當是認錯人了!”

  “哦?是麽?”薄瑾梟忽然冷笑一聲,漆黑的雙眼死死盯著麵前的女人,眸色深沉不見底,一字一頓道:“這位小姐,我怎麽覺得,我們最近是不是在哪見過啊?”

  醫院長廊上似有回聲,男人冰冷諷刺的聲音在安靜的空氣中格外刺耳。

  蘇淩夕心底的警惕加深。

  顧傾夏心跳如鼓,緩了一會兒才慢慢回神。

  男人依然攥緊她的手腕,白皙如珠玉的肌膚上,已經隱隱留下了紅痕。

  她艱難的動了動手腕,沒有掙脫。

  “先生說笑了。”顧傾夏強忍著疼痛:“初次見麵,怎麽能說是眼熟呢?”

  話音落下,男人眉間一凜,掌心的力道忽然急劇的加大!

  顧傾下隻覺得手腕像是要被他擰斷一般,疼的她聲音都哆嗦了起來,“手……手……疼……疼……”

  蘇淩夕臉上閃過詫異。

  薄瑾梟忽然間掌心力道一鬆,顧傾夏來不及反應,由著慣性,連連倒退兩步。

  後背狠狠的撞在了醫院的牆壁上。

  一陣疼痛襲來。

  緊接著,男人大步從她身側擦肩而過。

  留給她一個冰冷倨傲的背影。

  蘇淩夕輕蔑的上下掃視一眼顧傾夏,旋即跟上了薄瑾梟的步伐。

  顧傾夏後背緊貼著醫院冰冷的牆麵,緊緊咬著下唇。

  好一會兒,她的眼框有些發酸。

  她十五歲與薄瑾梟相遇,十九歲時嫁給他。

  知情人眼中,顧家養女不過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根本配不上帝都這樣的天之驕子。

  就連他們的婚事,都簡約的隻有一張結婚證,能夠作為他們是夫妻的證明。

  他或許不知道,婚後為了能夠做好他的太太,她還費盡心思的學習社交禮儀,學習交際舞,學習下棋與茶道,學習繪畫與書法。

  可是她再多的耐心,都在歲月一點點的磨礪中,漸漸所剩無幾。

  其實剛才的那兩個人說的一點都不錯。

  他這樣的厭惡她,遲早有一天會與她離婚的。

  他沒有錯,他隻是——不愛她。

  半晌。

  她深吸一口氣,去了趟洗手間洗了把臉。

  洗手間門外,一陣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音由遠及近的傳來,還帶著一股香奈兒香水的氣味,最後站定在她的旁邊。

  水流嘩啦啦的聲音響起。

  顧傾夏透過麵前的鏡子,近距離看著蘇淩夕美豔張揚的臉。

  丹鳳眼,歐式大雙眼皮,長卷發。

  最重要的是,瓜子臉,大眼睛。

  水流聲戛然而止,旁邊一道居高臨下的聲音忽然傳來,“認識薄瑾梟是嗎?”

  顧傾夏的動作一頓。

  她掃視一圈,發現周圍隻有蘇淩夕和她兩個人,才確認出蘇淩夕是在對她說話。

  蘇淩夕也在這時仔細觀察著麵前的女人。

  她穿著一身淺藍色長裙,餘下的一節小腿又直又細又白,身形高挑纖瘦,鵝蛋臉,長發從中間分為兩股編織於腦後,額角與耳際碎發俏皮的微卷。

  周身透出一股歲月靜好的嬌俏與溫柔。

  剛才不過輕輕一瞥,其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一雙眼睛。

  盈盈水光澄澈明亮,眼底仿佛有鉤子,幹淨無雜質。

  眼前的女人太過美麗,蘇淩夕眸底泛起更深的警惕與危機感。

  不過好在——

  按照薄瑾梟以往找女人的眼光來看,他完全不喜歡這個類型。

  她看起來太乖了。

  這麽一想,蘇淩夕又微微放下心來。

  她單手撩了撩頸間的頭發,眸底略帶譏諷的看向顧傾夏:“你這樣的女人我見多了,仗著有幾分姿色便想往上爬,也不看你配不配?以後離薄瑾梟遠點,知道了嗎?”

  說完,她唇角勾起譏誚的弧度,便轉身離開。

  顧傾夏看著她的背影,忽而嗓音寡淡,“等等。”

  蘇淩夕停下腳步,轉身疑惑的看向這個看起來柔柔媚媚,毫無攻擊性的女人。

  雙手抱胸,神色玩味挑釁。

  “外界傳聞薄瑾梟早有妻子,蘇小姐卻還是能在這裏裝做大義淩然。”顧傾夏嗓音輕柔,微抬起眼皮迎上蘇淩夕神色微變的臉,“蘇小姐的臉皮,真是讓人歎為觀止。”

  “你!”蘇淩夕仿佛被戳中了痛處,氣急敗壞的上前幾步,抬起手想要去扇顧傾夏的臉。

  顧傾夏眉間一凝,直接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隨後甩開。

  這一下看似輕飄飄的,但是卻令蘇淩夕猛然向後退了幾步!

  她臉上怒容加深,不可置信的盯著顧傾夏的臉。

  顧傾夏淡漠的掃了她一眼,語調不溫不火,“既然是做地下情人的,蘇小姐還是不要太高調了。”

  說完,她毫不猶豫地轉身向著長廊一側走去。

  蘇淩夕站在她的身後,死死的盯著她的背影,眸底像是能噴出火來。

  長廊上空氣稀薄,直到走遠了一段距離,顧傾夏的腳步才停下。

  周圍空無一人,從這裏的窗戶看過去,天邊晚霞殘陽如血。

  她微微闔上眼,幾秒後,再度睜開。

  她深吸一口氣,剛想打算繼續往前走。

  就在這時,從角落裏驀然伸出來一隻手,牢牢地扯住她的手腕!

  將她整個人往回一個房間裏拽去!

  顧傾夏毫無預料,反應不及的低呼一聲,身子不受控製的移動。

  然後便聽見門“嘭”地一聲被關上,她的身子因為巨大的慣性被扔到了身後的病床上。

  病房內空無一人,天旋地轉之間,她的後背被撞的生疼。

  等她再起身之時,一張淩厲的滿臉怒氣的臉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他的身上仿佛裹挾著無盡的怒氣與戾氣,像是一隻殺氣騰騰的野獸,要將她拆吞入腹一般!

  她的牙齒輕顫了一下,不敢置信的看著麵前男人的麵容:“薄……薄瑾梟?”

  他怎麽會在這裏?

  他現在不是應該和蘇淩夕在一起嗎?

  “現在不叫先生了?”男人冷嗤一聲,語調冰冷嘲諷:“真是看不出來,薄太太表麵柔柔弱弱,竟然還能將人嗆到啞口無言,還真是脾氣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