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74章 酒局:剛離虎群,又跳狼窩
  良久,良久。

  顧傾夏嘴角勾起淡笑,伸出手端起桌子上的那杯藍色威士忌,站起身,與沈宴林的酒杯輕碰了一下。

  “多謝宴少好意。”

  說完,她舉著那杯威士忌,輕抿兩口。

  “這才夠意思。”沈宴林微微勾了勾唇,一飲而盡杯中的酒。

  僅是兩口,顧傾夏的唇齒間包括喉嚨腸胃瞬間變得火辣辣的。

  她重新坐下,唐嘉禾紳士的給她遞了一杯溫水:“沒事吧?”

  她搖搖頭,抿了一口杯中的酒,喉嚨這才感覺舒服了很多。

  唐嘉禾繼續與沈成化侃侃的交談著。

  可是時間越來越長,顧傾夏越來越覺得有些不對勁,剛開始的時候,她隻是有些口幹舌燥,到後來,她感覺身子在開始一寸寸的發燙,眼前的視線都開始便的迷糊起來。

  她的胸腔漸漸蔓延上一絲不安!

  熱,好熱。

  她想迅速的將身上的外套脫掉,去衝個冷水澡!

  她用力的咬緊自己的下唇,平盡全力的讓自己保持著清醒,為了不讓自己在這麽多人麵前失態,她的下唇被她狠狠的咬出了血絲!

  對麵,沈宴林將顧傾夏的異樣收入眼底。

  眸底閃過毒蛇般的笑。

  魚兒上鉤了。

  他挑著眉,忽然開口道,“顧小姐,似乎臉色不太好?”

  這一聲,讓桌上所有人衝著顧傾夏的方向看去。

  女人臉色微微蒼白,唇瓣隱有血絲,額頭滲出了細密的冷汗。

  她有些狼狽。

  顧傾夏抬眸對上那雙陰冷的眼。

  她想過沈宴林可能會在酒中做點小動作,但是她其實經過了一定的思索,才喝下那杯酒。

  是因為她覺得,他一定不敢在這麽多人麵前,尤其是沈成化麵前,這樣明火執仗的下藥。

  可惡!他竟然真的敢!

  他就這麽無法無天麽?!!

  一旁,唐嘉禾蹙眉,神色擔憂:“你沒事吧?”

  顧傾夏掐著指尖,讓自己的意識保持清醒,搖搖頭:“我沒事。”

  隨後,她站起身,對著一桌子的人說道:“不好意思,我出去一下,你們繼續聊。”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酒店的包間。

  ……

  ……

  顧傾夏去了酒店長廊上盡頭的衛生間,在裏麵用力用力的用冷水衝洗自己的臉,擦拭自己的脖頸,來讓自己保持清醒。

  那種鑽心地、想要用五指在牆上摳出五道血痕地熱意與癢意,蠶食了她所有的感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擦幹淨臉,又跌跌撞撞的離開了衛生間門前。

  絕不能再在這裏呆下去了!

  酒店員工敢給她這杯帶著特殊物質的酒,說不定早已經與沈宴林沆瀣一氣!

  說不定,就連唐嘉禾也是事先知道的!

  她必須找機會先離開這兒!

  她用牙齒咬著自己的手臂,用疼痛來維持著意識的清醒,以及渾身上下那股難以壓製的熱意,一步一步,扶著牆壁往前走。

  她拿出手,在路菲菲和120電話之間,選擇了路菲菲。

  她剛想點撥通。

  就在這時。

  前方,忽然出現了一道微胖的人影,伸手拍落了她的手機,臉上帶著色迷迷的笑:“小美人,你這是打算去哪兒?”

  顧傾夏心裏頓時一個咯噔!

  她抬眼看向麵前的男人,一步步驚慌的向後退,微沉微軟的嗓音發顫,“沈宴林,你剛才到底給我喝了什麽?!”

  沈宴林一步步向她走來,眼神色迷迷的,臉上帶著興奮與激動的光:“想知道啊?乖乖過來,一會兒就告訴你。”

  “無恥!”顧傾夏攥緊拳頭,幾乎從牙縫裏吐出這兩個字。

  小姑娘幾乎連罵人聲音都嬌嬌軟軟的。

  聽的沈宴林骨頭都酥了。

  “罵得真好聽!乖乖的過來,不要掙紮,到哥哥這邊來。”他的目光猶如惡狼盯上了獵物,瘋狂的衝著顧傾夏的方向撲來!

  顧傾夏又驚又怕!轉過身便崩潰而逃!

  身後的沈宴林獰笑著跟了上去。

  長廊上這時候空無一人,顧傾夏眼前迷茫,神智已經漸漸不清,身子燥熱癱軟,她還穿著高跟鞋,跑的時候極為不方便。

  逐漸的,她的速度慢下來。

  她的額頭都留下了汗,發絲上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水漬,唇色蒼白像是一張被揉皺的紙。

  身後的那道腳步聲猶如鬼魂索命一般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她的心髒瞬間跳到了嗓子眼!

  下一秒,身後的男人驀然的拽住了她的手臂!

  將她惡狠狠的往回扯去!

  “你跑啊?你再跑啊?”那得意的笑聲帶著股邪惡,像是蛇爬行過一般的陰森寒冷:“在這個帝都,我沈宴林想要的女人,就沒有得不到的!”

  “滾……滾開!!”顧傾夏瘋狂的掙紮!

  她手腳並用的在男人的身上踹!

  “真是隻小野貓。”沈宴林像是被撓癢癢似的,淫笑著看著她,伸出手去摸她的臉,略微厚腫的唇就要往她的臉上壓去!

  她的瞳孔狠狠的皺縮成一個點!

  沈宴林在她耳邊淫笑著:“隻要你乖乖的,別說五十萬,就算是一百萬,我也能給你。怎麽樣?”

  顧傾夏嘶啞著聲音怒吼:“滾!!滾啊!!!!”

  她拚盡全力,狠狠用力的踹在了男人的襠部!

  高跟鞋尖細的跟踹在男人的那個部位!

  沈宴林痛的哀嚎一聲!伸手想要去扯她的頭發,顧傾夏又是一擊!

  沈宴林捂住檔放開了她。

  她趁著這個拚了命的往前逃!

  “臭婊子!你給我站住!抓到你我非得弄死你!”沈宴林痛過了那幾秒,迅速的向前衝著她的方向追去!

  不過是個臭打工的!他在慕興都玩過多少個了!!

  這個臭婊子真是不識好歹!!

  顧傾夏聽著身後陰森駭人的聲音,掐著指尖讓自己清醒,掙紮著向前。

  轉過拐角處,在途徑一間虛掩著房門的酒店的包間門前。

  她再也顧不得那麽多,推開門便跌跌撞撞的走了進去!

  她一推開門,幾乎裏麵的所有人全都衝她看過來。

  酒店的包間裏奢侈淫靡,裏麵的沙發上坐著形形色色的人,有手中拿著煙的男人,有依偎在男人身上的女人。

  眾人神色各異。

  “臥槽,什麽時候進來個大美人?酒店給的福利?”

  “看穿著不像是公主或者小姐吧?”

  “但是這妞可真漂亮啊!華國明星都沒這麽漂亮的吧!”

  男人們如狼一般躍躍欲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剛離虎群,又跳狼窩。

  顧傾夏心底泛起透心的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