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75章 薄瑾梟,我有一個秘密,一直想要告訴你
  沒過幾秒鍾,旁邊忽然有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啤酒肚老總站起身,伸手便拉著顧傾夏的手腕,在上麵狠狠的摸了一把:“美女,你這是迷路了?跟著我,我帶你回家。怎麽樣?”

  周遭一陣嬉笑看好戲聲。

  “放……放開我!”顧傾夏用著僅剩的力氣掙紮著,那人邪笑一聲,那雙手竟然開始不規矩的衝著她的脖頸和腰間伸出!

  就在這時。

  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目瞪口呆的視線之中。

  包廂首位坐著的那個高大矜傲的人影,帶著滿身的戾氣,大步朝這邊走來,扯過那啤酒肚老總的身子,狠狠的踹了他一腳!

  “咚!!!!”

  一聲巨響!

  啤酒肚老總始料未及,慘叫一聲!瞬間被人一腳踹在了地上!!

  他嘴中吐出一口血,像一隻死魚一樣,瞬間停止了掙紮!

  包間裏迅速響起一陣男那女女的驚呼聲!

  萬籟俱寂!

  所有人都楞了!

  甚至已經有不少人驚懼著站起身,朝著那個方向看過去!

  “是薄少!”有人驚叫出聲!

  “薄少怎麽了?”

  “不知道啊!”

  “薄少不是從來不會管這些事的麽?”

  ……

  顧傾夏的身子無力的靠著門後,耳邊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她用力的睜開意識迷蒙的眼睛,向著那個身形挺拔的男人看過去。

  啤酒肚老總在地上又掙紮了一下,剛想爬起來,薄瑾梟深邃的眉眼充滿著陰戾,再次狠狠的踹了一腳!!!

  那人嗚咽了一聲,像條死魚攤在地上!

  就在這時,身後一道沙啞溫軟的聲音傳來:“薄瑾梟……”

  男人的身形一頓。

  他回過頭。

  在看到滿身狼狽的小姑娘的一刹那,男人的瞳孔驟然的緊縮!

  顧傾夏終於看到了他的正臉。

  那張俊美的麵容上閃過驚慌、擔憂、恐懼、疼惜、還有怒氣,還有很多很多的情緒,全都摻雜在一起。

  讓她有些分不清。

  就像是在黑夜中看到燈塔,更像是在垂死掙紮的人看到一股希望,她強撐著最後一股力氣,向他義無反顧的跑來。

  薄瑾梟伸手接住了她!

  再下一秒。

  在包間裏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薄瑾梟將人緊緊的抱了個滿懷!

  所有人都愣了!

  “薄瑾梟……薄瑾梟……”她聞著熟悉的氣息,聲音帶著哭腔,一遍一遍的喚著他的名字。

  薄瑾梟伸手,像觸摸陶瓷般輕捧著她的臉,感受到她身上熾熱的溫度,低沉的嗓音有些顫:“乖……我在,告訴我,發生什麽事了?”

  “嗚……”她伸手,環住他的脖頸,眼眶微紅,近乎崩潰的哽咽著:“薄瑾梟……我……嗚……我好難受……”

  “好難受……你……你帶我走好不好……”她將一顆小腦袋往他的胸前埋,哭聲隱隱在發顫。

  男人胸腔升起一股鑽心的疼。

  “好,你再堅持一會兒。”他站起身,將她橫抱起來,邁著大步,忽略掉身後神色各異的眾人,向著門外走去。

  圍觀了全程的許繼慌慌忙忙間跟上。

  薄瑾梟大步抱著懷中的女人走出酒店的門。

  她將身子在他的懷中蜷縮成小小一隻,輕輕的發著顫,一雙水霧霧的眼框害怕的在發紅。

  薄瑾梟眸底的怒氣與疼惜更甚!

  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不在,到底發生了什麽!

  一股想要殺人的戾氣彌漫在他的胸腔!

  就在他們的身後的拐角處,還在尋找著顧傾夏的沈宴林,將這一幕收入眼底。

  他本來想直接上前搶人,卻猛不丁的頓住腳步。

  抱著顧傾夏的那個男人,身形矜貴,氣場矜冷,似乎在哪裏見過。

  他一瞬間,有點想不起來。

  但是到嘴的肥肉就這麽被人搶走的感覺,實在是讓人不爽。

  但是看這個男人的氣度,不像是好惹的。

  在斟酌了幾秒鍾之後,他沒有上前。

  總歸是他已經知道了那個小美人的工作地方。

  來日方長。

  她跑不了的。

  沈宴林嘴角勾起一抹誌在必得的笑。

  ……

  ……

  薄瑾梟抱著顧傾夏上了車。

  許繼在前方開車。

  速度達到了每小時一百二十碼!

  車後座。

  男人將全身滾燙的女人抱在懷中,看著她小臉上蒼白的唇,與額頭上細密的汗珠,胸腔內泛上想要撕碎一切的衝動與怒氣!

  到底發生什麽事了,究竟是誰敢這麽對她!

  他要殺了那個人!!

  顧傾夏闔上眼睛,聞著鼻尖好聞的香氣,沾染著露珠的羽睫半闔微闔,唇畔輕輕的呢喃著:“薄……薄瑾梟……”

  男人低下頭,將耳朵對著她的唇邊。

  “你知道嗎?我……我一直有一個秘密想告訴你……”話還沒說完,小姑娘嗓音哽咽,眼角的淚水便落了下來。

  薄瑾梟俯下身,在她的眉心處落下一吻,又親了親她的臉蛋,“別怕,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

  小姑娘好像哭的更厲害了,“嗚嗚……薄瑾梟,我其實真的……真的……”

  力氣在慢慢的消散,她還沒說完這句話,腦袋便倚靠在他的懷中,雙目輕闔,暈了過去。

  薄瑾梟的雙眸一瞬間變得猩紅,對著前方低吼道:“還有多久能到醫院?”

  許繼也急:“BOSS,就快了!還有五分鍾,很快就能到!”

  約五分鍾之後,黑色的邁巴赫停在了附近最近一家醫院的門前。

  薄瑾梟抱著顧傾夏大步下了車,向著醫院內走去。

  急診、檢查、抽血、化驗、輸液。

  整整一個多小時的忙碌,這一係列的手手續才完成。

  顧傾夏被帶到了VIP病房中,她仍是昏迷不醒,但是整個人的病狀已經穩定下來。

  薄瑾梟站在病房門前。

  聽著主治醫生的陳述:“病人之前誤食的酒中有大量致幻藥和催情藥的成分,不過現在的狀態已經慢慢的穩定下來,您請不要著急,病人大概明天早上才能醒,後續要進行好好的觀察與複查。”

  “還有一件事,這兩種藥的成分在我國都是禁品,這位小姐的身體似乎本就虛弱,像是近兩年才被調養好,先生一定不要掉以輕心。這件事,還是要交給警調局來徹查為好。”

  越說著,薄瑾梟的神色便越冰冷!

  醫生微微鞠躬,便轉身離開了這裏。

  薄瑾梟站在長廊上打了個電話。

  電話接通,對麵嚴正肅明的聲音傳來:“薄先生。”

  薄瑾梟的聲音沉的猶如暗夜中的鬼魅:“我要你們立即去查一件事,今天晚上必須有結果。”

  那邊聲音恭恭敬敬:“您請盡管吩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