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77章 懲治沈宴林:槍聲起!(2)
  顧令瑤見顧沛嫣神色還未緩和,接著說道:“沛嫣姐姐,我們不必感到愧疚!她就是這個命,就算她出了什麽事,被人玷汙了,也是應該的!”

  顧沛嫣的哭聲慢慢止了下來。

  顧令瑤將她抱入懷中,輕輕拍了拍她的背。

  她看不見的地方,顧沛嫣嘴角輕輕勾起,眸底掠過一絲寒光。

  ……

  ……

  另一邊酒吧內。

  周圍的人明顯感覺到沈宴林從掛斷電話後,心情便極為不佳。

  旁邊有一個道上的公子哥調侃:“喲,宴少這是怎麽了?在這種地方,美人美酒作伴,還不痛快呢?!”

  正說著,沈宴林懷中的包間公主伸出手便輕撫沈宴林的腰身。

  沈宴林盯著包間公主的這張臉,腦中便閃過顧傾夏那張又清純又嬌嫵的容顏。

  對比一下,這個是在太次了!

  他輕嗤一聲,將懷中的女人直接推出去,用著惋惜的語氣:“你是不知道,我今天放跑了一個極品。”

  “極品?”那人來了興趣,“宴少途徑的花叢無數,竟還有人能稱得起您這樣的誇讚?”

  “改天一定讓你瞧瞧。”沈宴林斜眼笑著看過去:“等我玩膩了,也留你一口。”

  “好嘞!”那人一笑,拿著酒杯,端起來,跟沈宴林碰了碰,二人剛想一飲而盡。

  “嘭——!!”

  就在這時,門被人粗暴的推開!

  緊接著,兩列穿著黑色西裝保鏢的男人齊齊拿著槍湧了進來!

  瞬間將整個包間圍繞的水泄不通!

  現場響起驚呼尖叫聲!

  沈宴林神色詫異又驚恐的看著這一切。

  大門敞開,逆光之處,一身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進來。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借著走廊上微弱的燈光,男人身形頎長,氣質矜冷孤傲,嘴角抿起的弧度,像是中世紀古堡中走出的帝王!

  所有人都愣了。

  所有人都被槍支嚇得舉起手不敢吭聲!

  直到這時,沈宴林才看清為首男人得麵容,竟然就是……今天帶走了那個臭娘們的那個男人!

  華國禁用槍支,他居然能夠隨心所欲的遣調!

  而能自由調遣槍支得隻有帝都薄家……

  他到底是什麽人!

  正當他疑惑驚懼之時。

  薄瑾梟邁步,仿佛逆著光走來,一步又一步的走到他的麵前,站定,神色森冷,眸底陰鷙,整個散發著的力氣,恍如來自地獄的閻羅!

  極度懾人的氣場讓沈宴林舉起的雙手都抖了一下。

  旁邊有人驚呼出聲:“天呐!是薄少!”

  “竟然是薄少!薄少怎麽會來這裏?”

  沈宴林聽著耳邊這些聲音,瞬時脊背都在發涼!

  竟然是薄家?抱走那個女人的竟然是薄瑾梟!!

  他強撐起討好又恭維的笑意:“薄……薄少,您找我有什麽事……有話好好說……啊——!!”

  “嘭”的一聲槍聲伴隨著整個包間內的尖叫聲響起!!!

  那一槍打在了沈宴林的膝蓋處!

  沈宴林跪地,抱著膝蓋仰天猶如殺豬般的哀嚎一聲!!

  那痛苦的聲音仿若將空氣都撕裂了!

  周圍掀起一片驚恐!

  薄瑾梟冷冷的看著他,那目光幽暗深邃,恍若在睥睨著一條死狗。

  “嘭!!!”

  又是一聲!!

  這一槍打在沈宴林的另一個膝蓋處!!

  沈宴林直接跪在地上,臉色慘白,疼的差點當場暈死過去!

  身後的包間中,已經有人直接暈了過去。

  做完這一切,薄瑾梟隨手將手中的槍扔到了身後的許繼手裏。

  沈宴林哆嗦驚恐著看著他!

  薄瑾梟慢悠悠的走上前,俯身,掌心掐著沈宴林的脖子,收緊,看著他臉色慘白,嚇得發抖得模樣,語調詭譎:“你就是沈宴林?”

  沈宴林像是見了鬼一般的看著他,用盡全部的力氣往後縮。

  薄瑾梟上前一步,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前,笑意如同鬼魅:“知道今天你動了什麽人嗎?嗯?”

  沈宴林臉色慘白,瞬間明白了過來,這個男人竟然真的是為了那個女人過來的!

  他站不起身,像隻狗一樣得匍匐在地,拚盡全力的道:“薄少……薄少我錯了,我早也不敢了……求您放了我……啊——!!!”

  薄瑾梟單手拎起他的衣領,重重給了他一拳!

  空氣中傳來骨頭錯位的聲音。

  恐怖森然!!

  薄瑾梟掐住他的下頜,冷酷的麵容上陰雲密布:“你今天動的人,是我薄瑾梟的妻。”

  沈宴林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又是一拳下去!

  沈宴林完全反應不過來,牙齒,嘴角,甚至整張臉都被染滿了血!

  薄瑾梟的聲音恍若煉獄裏的惡魔,一字一頓道:“我連她一根頭發絲都不舍得動一下,你究竟、怎麽敢!”

  話音落下,一拳又一拳,砸落下去!

  沈宴林毫無反抗之力。

  周圍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勸阻!

  隻能驚恐又害怕得看著這個身形修長的男人,將沈宴林一下一下的往死裏打!

  就像是滿身嗜血的修羅!!

  散發著無盡得殺氣與戾氣!

  這其中最震驚之人,莫過於許繼。

  許繼跟在薄瑾梟身邊將近十年。

  向來知道這個男人喜怒從不形於色,可是今天,卻是他第一次見到大BOSS滿身戾氣如此失控的模樣!

  如同下十八層煉獄裏的惡魔。

  將人撕碎!

  地上全是血跡。

  沈宴林已經被打的出氣兒多進氣少,隱約之間還能聽到他悲鳴的嗚咽聲。

  就像是一灘死魚,絲毫沒有掙紮的力氣。

  甚至眼皮都已經閉上。

  包廂內有的人不敢再看這副血腥又暴力的場景。

  一室寂靜之中,許繼忍不住的上前:“BOSS,再打他就要被打死了。”

  薄瑾梟站起身,冷冷的睥睨著地上攤成一團的沈宴林,薄唇冷冽道:“剩下的事,知道該怎麽做嗎?”

  許繼垂眸點頭:“知道。”

  薄瑾梟眼簾淡掃過周圍在場的人。

  所有人麵露驚恐,不敢吭聲。

  男人冷嗤一聲,轉身便走出了門。

  他走後,許繼吩咐人上前,將沈宴林五花大綁,然後架起來帶走。

  隨後,他剛想轉過身出門,走到門口時側眸回頭,聲音沒什麽感情:“這件事,要是你們其中敢宣揚出去,你們的下場,就跟他一樣,知道麽?”

  所有人脊背打了一個寒噤!

  沒有人敢說話,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已經半死不活的沈宴林身上。

  薄家無論是權勢,還是財勢,都在華國隻手遮天!

  沒有人敢跟薄家對著幹!

  許繼出門後,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立刻終止與慕興國際的所有合作,並收購慕興國際所有股份,一個小時,夠嗎?”

  那邊的人好像絲毫不吃驚:“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