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章夢中人
  “我難道死了嗎?這裏是哪裏。”

  夏冷回想著,夏冷曾經是一位普通人,是一個孤兒從小無依無靠,普通的有些太普通的人,突然有一天夜晚正看著手機釣魚的時候,有一道突如其來的光柱從天而降接著就是昏昏厥厥的一陣,再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盡然在垃圾堆裏。“原來我即便轉世也還依舊是一個孤兒啊!”

  我叫夏冷,是一個孤兒,最近總是在做一個奇怪的夢。

  “又是這裏”我看著眼前的世界自言自語的說著。

  這個地方很美麗,看了總會讓人留戀往返,璀璨的星光,夜幕籠罩著每一顆樹,螢火蟲滿天飛舞。

  這個地方我來了好多次了,好幾次我跑了很久都沒有跑出去,但我知道這裏還有個人。

  我輕車熟路的穿過一顆顆樹走到了一個黑影麵前。

  “你到底是誰?為什麽總是出現在我的夢裏”我看著黑影問到

  可是黑影從來都不說話。

  “好了你有資格跟我說話了”黑影這次出乎意料的張口了

  “你會說話啊,老子還以為你是啞巴那”我很不耐煩的說著

  “你到底是誰?為什麽總是出現在我的夢裏”我再次問到

  “我就是你”黑影不帶一絲感情冷冷的說著然後黑霧散去漏出來和夏冷同樣的模樣唯一不同的是身上穿著古老的古裝,古裝上還有很多蝴蝶的圖案。

  夏冷驚訝的看著他,這一下屬實把夏冷嚇得不輕。

  “你到底是誰?還有這個夢境,為何我可以控製我自己,還可以思考”我有些害怕的問著。

  “這裏是雙境,也是你的夢境,在這裏可以找到你想要的答案,而我就是你,隻不過是一絲不願輪回的夢中人罷了,也是你的另一半靈魂我叫莊周”穿著和服的人帶著自嘲說著

  “還不相信嗎?”莊周看著謹慎的夏冷伸手把右手的袖子向上麵拉起了一點漏出來一個蝴蝶的圖案,或者說是胎記說著“這會相信了嗎?”

  “不可能為什麽你也有”夏冷看到的這個胎記是他從下來就有的,因為總是感覺這個胎記冰冷刺骨所以他一直用長袖的服飾遮掩著說來也奇怪隻要把它遮住就不冷了仿佛圖案消失了一般,所以沒有人知道他手上的圖案。

  “這是,蝶印”

  “你是不是不遮擋的時候會感覺到刺骨的寒意?”莊周問著

  “這,你怎麽知道的”

  “因為那是老夫搗的鬼”莊周一副欠揍的表情。

  “尼瑪”我差點被氣炸了原來,這都是這個老不死的弄的

  “沒辦法呀,老夫不想讓別人看見,而且也是在救我們自己哦”

  “什麽叫我們自己?別跟我扯”我很不相信的說著

  “那你試著問自己的夢境,你最愛等待最久的是誰,這個夢境本就是你的,反應最真實”莊周說著

  “等待最久的?或許隻有父母了吧”夏冷自問的說著,因為他從小是被一個乞丐撫養長大的,後來約摸這十歲的樣子在一個垃圾桶旁被一個好心女劍師撿到的,也是自己的師傅,她明天向其實母親一樣特別疼自己。

  “有人嗎?誰告訴我讓我等待最久的是什麽?”夏冷想著對著天空喊到

  伴隨著一到光芒一隻散發著七彩的蝴蝶從天空慢慢的飛下來。

  突然夏冷的心一緊,不自覺伸出了自己的手,那隻蝴蝶仿佛跳舞般的飛向他的手。

  “落花有情,落葉歸根,蒼蝶戀花,花隕蝶亡”整個空間響徹著莊周的聲音

  “你是?為什麽”夏冷看著蝴蝶此時甚至不知道自己問的是什麽。

  “啊!”突然間夏冷從床頭上做了下來。

  這是位於山腳下的一個小村莊,師傅每天都會來這裏看我,但我卻不能上山,一是山上有禁製隻有修行者才可以上山,二是畢竟我隻是一個普通的人,萬一在山上被某個大佬給不小心弄死了就不好玩了。所以師傅就讓我留在山腳下了。

  我也曾問過師傅,可師傅總是說等我成年再做選擇。

  “小冷怎麽了,是不是又做那個噩夢了”說話的是夏冷的師傅叫劍淩她一大早拿著飯過來就看到了這一幕,急切的問。

  劍淩因為喜歡練劍所以以劍為姓,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人喜歡姓火有人姓水……

  “師傅你說如果一個人一直再做同樣的夢是因為什麽?”夏冷問到

  “你又夢到他了”劍淩帶著一絲緊張問著我

  “師傅,他跟我說話了”我帶著疑惑問著師傅

  “小冷他說了什麽”劍淩問著

  “我也聽不懂,他說什麽蝶啊花啊的,還有我的胎記”我說著把自己的袖子往上麵擼了起來漏出來蝴蝶的標記。

  此時師傅卻是一怔。

  “小冷給師傅看看你的左手有沒有圖案。”

  因為這些修行者是根據手上的印記來判斷修行方向的,而且有靈根的修士出生開始便已經分配了自己的異能,比如劍淩左手有一把劍圖案,不過隻有用靈力刺激靈根才會開始顯現出來,所以如果沒有人帶入門也就隻是普通人罷了,畢竟師傅帶入門修行靠個人,當然也有自己覺醒的天才,所以劍淩才會有這個問法。

  說著夏冷擼起來自己的袖子漏出了光滑的左手,“小冷你還需要自己思考一下,畢竟如果靈根覺醒你將正式踏入修行命運也會隨之改變”劍淩雖然非常好奇但畢竟就我這麽一個徒弟還是從小帶大的八年的感情,願不願意踏入修行還想問問夏冷自己的想法。

  “師傅如果成為修行者有什麽壞處?”看到師傅凝重的表情我開始思考

  “以後會有很多爭端,而且這個世界僧多粥少,有些宗派比如魂宗就靠著吸食修行者的魂魄修行,還有屍傀宗是靠修行者屍體練屍,這些也隻是皮毛還有很多你無法想象的宗派”劍淩耐心的講解著

  “那是不是可以和師傅在一起很久?”夏冷接著問

  “是,壽元是跟著修為增長而增長據說曾經有老祖成功達到過無盡壽元的境界,但如果死亡便會魂飛魄散無法再入輪回,畢竟我們修仙者本就是逆天而行,正因如此每一境界都會有兩劫靈魂一劫,肉體一劫也可以說是一劫畢竟靈魂值得是執念,肉體指的是忍耐,雖然兩者幾乎相似但還是有差距的魂渡靠的是自身的想法和堅持的心,肉體指的是能不能忍受住強大靈力的衝擊,所以現在人都吃渡劫丹渡劫可以增強渡劫成功率畢竟能增加百分之三十的渡劫成功率,不過一般渡劫的人隻要渡過一劫就可以算成功渡劫了。你還願意嗎?”劍淩照著一本丟在門派的大路上都沒人看的入門書講解著

  “沒事,隻要能多陪師傅幾年”夏冷說著就要去擁抱自己的師傅,畢竟養了自己八年了而且劍淩也是長得天生俊俏,天生冰藍色的頭發可惜與她那火紅的性格就好像是,反義詞一樣。但主要也是因為夏冷和他師傅一樣都是,愛惹事嘴碎的主

  “得別給我整這套,你直接說自己好奇不就得了”劍淩一個鄙視的眼神就送了過去。

  “照顧你這麽久,就你那幾斤幾兩我還能不知道不成跟我走”說著劍淩提著我的衣領就把我提了起來,踩著一把冰劍就往外飛去。

  “師傅去哪?”我有些好奇的問道。

  “當上是帶你去找片空地渡劫呀,入門會有個小劫,在村莊要是電到哪個小朋友或者燒了某某某的房子不得賠錢嘛”劍淩說完就看到夏冷一臉鄙視的表情

  “好了就這裏吧”飛了將近十分鍾劍淩找到了一片挺大的空地。

  隻見一團手掌大的靈力凝聚在手裏但很明顯靈力很稀薄,甚至看都有些看不到,但最主要是夏冷還沒覺醒靈根所以能見度就更低了。

  劍淩將靈力導進我的左手手臂,隻見我的左手慢慢浮現出一個人影細看還有一隻蝴蝶,整個圖案細看便能發現組成了一個幻字。

  突然附近靈力瘋狂湧來,直衝夏冷的雙掌,如果是平常人的話也就顯現個字就完事了,可是夏冷盡然自行開始抽取天地靈氣了。

  “什麽鬼”劍淩此時也是嚇得一激靈不過感覺這靈力似乎很溫和便跳了老遠。

  “畢竟自己徒弟,你的機緣為師就不給你搶了”劍淩捂著嘴偷笑。

  如果此時夏冷已經是修仙者就能感覺到有一股很猛來勢洶洶的朝著夏冷直衝而來。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