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4章劍仙閣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居然是被餓醒的,這是時間已經晚上了,外麵一片漆黑還下著雨。

  “師傅你今天不回去了嗎?”我看到旁邊的師傅問道

  “今天不回去了明天帶你一起回去,而且還有一個好消息……”師傅說

  “咕嚕嚕”我此時的肚子打斷了師傅的話,“哈哈”我有些尷尬。

  “吃吧,這是我剛才路過饅頭店,看到還有賣剩下的饅頭,剛好剩下了兩個隨手買的”師傅拿起旁邊木頭上一個,牛皮紙包的飯遞給了我。

  我那過牛皮紙,解開上麵的繩子打開就看到是三個很大的白麵饅頭。而且還有點靈力波動,這明顯是師傅怕饅頭涼了就不好吃了故意用靈力給饅頭保鮮的。

  我從門的窗口向外麵看去,外麵雨下的水已經很深了,很明顯不是剛剛開始下的雨,而且看這天色明顯都大半夜了。

  “還吃不吃,不吃我就吃了”師傅看到我盯著門上的那道縫隙往外看,小臉一紅,假裝生氣。

  “吃吃吃,師傅您也來一個。”我連忙拿起饅頭就啃了起來,另一隻手給師傅遞過去一個饅頭。

  “徒弟要不要來點小酒”師傅說著從,桌子上出現了兩壇酒。

  “甚好,甚好哈哈哈”我裝模作樣的老成在在的說。

  突然我感覺很疑惑,剛剛一下還沒反應過來現在反應過來,就對著師傅打量起來。

  “小兔崽子看什麽那,雖然姐姐我很漂亮你這樣盯著人家看人家也會害羞嘛”師傅突然換了一張臉,裝著搔首弄姿的說著。

  汗,“師,師傅您要點臉把,這樣我有點想,哈哈哈笑嘿哈哈哈”我終於控製不住大笑起來,師傅確實很漂亮而且外表有點像二十來歲的樣子,隻不過見管了師傅平時放蕩不羈的樣子,簡直就是母老虎。

  “皮了是不?要不要看看我舞一下劍呀,不過不能保證會不會一失手就把你給剁了,或者少了某個零件,哎呀呀嘿嘿”師傅被氣得火冒三丈,直接掏出了那把寒冰一樣的劍。

  “嘿嘿嘿怎麽會那,在我貌美如花,沉魚落雁的師傅麵前徒弟我怎麽會調皮那”我打著哈哈,想想自己性格和麵對莊周時候的情景,可能因為跟著師傅很久了也變的陰晴不定了,完了被傳染了。

  “來師傅您喝酒”說著我就打開了這兩個壇子準備給師先滿上一杯。

  “喝酒用啥碗啊,直接喝它不香嘛?”師傅霸氣的對我說著。

  然後我跟師傅一人喝了幾口。

  “來來來喝點酒舞劍給你看,你別說喝完酒再劈你就不怕濺我一身血會瘮得慌了”師傅陰陽怪氣明顯還有些生氣。

  “師傅咱不鬧了,徒弟就是想問一下,師傅酒是在哪弄出來的?”我正經的問著師傅。

  “那給你看看”說著師傅也一改放浪不羈多變的情緒,掏出一本書,書名“易境”遞給了我

  我看著這本書書不厚就幾頁,我看了看“這也挺簡單”

  “來跟我好好學著”

  師傅一邊指導著一邊對照著師傅我就開始練了起來,靈力壓縮使勁壓縮擠空間開始在靈力裏扭曲,然後用靈力將一隻布鞋包裹住,直接丟入那個扭曲的空間,再用靈力將靈力包裹住吸附在衣服上或者哪裏就可以了。

  “唯一不好的地方剛好對我這個,吸收靈力賊慢的新手是致命的,因為它需要一直吸收靈力,嚴重的影響我的修煉速度,但這功法絕對的實用”我老成在在的說,畢竟我也算是修煉了

  “師傅這功法是不是賊高級的那種稀有功法?”我眼睛冒著金光。

  “必須的你師傅的功法必須厲害”師傅打著哈哈憋著笑

  “這麽實用的功法一定挺稀有吧,師傅這是在哪裏弄到的?”我頓時來了興致想聽聽。

  “此書乃是出自無根之樹的饋贈,”師傅大氣的說著,不過這表情有些雷人。

  “無根樹?”我思考著

  “考,是不是在路上撿的?”我突然反應過來,樹木自己又不會自己變成書,肯定是別人掉的。

  “哈哈哈你去宗門逛逛哈哈說不定大路上還能找到更牛批的書哈哈哈”師傅捂著肚子都笑成豬叫了。

  我給了師傅一個白眼,表示很無奈,原來是滿大街隨處可撿的書。

  “師傅果然厲害,徒弟我屬實佩服極了,吹牛批都能說的如此深奧”我一接著陰陽怪氣的諷刺著師傅。

  “徒弟我跟你說點正事,剛剛我沒說完,就被豬叫聲打斷了”師傅接著又一本正經的說起來

  接著就迎來了我的白眼,倒是難得的沒有跟師傅拌嘴

  “古時有一個被世人稱為幻劍域的地方,曾經是上古時代的修行者開辟的獨立空間,千年前發生過一場大戰那場大戰打了將近幾十年幾乎無人生還,許多財寶,稀有藥草,而且還存在殘靈級的法器。”

  “師傅什麽是殘靈級的法器?”

  “殘靈級的法器,乃是接近靈機的法器,威力是平常武器的數倍,有的殘靈級法器甚至有進階靈器的可能”

  “所謂靈器,當然是有靈的,有自己思想有靈魂的武器就叫做靈器”

  “師傅靈器有了生命會不會反抗主人那?”我有些驚訝這武器要是有了靈那還了得。

  “這個自然不會,因為靈器一生隻認一個主人,主人若是死亡那麽靈便會隨著主人消亡,也就是變成殘靈級武器,並且隨著時間的流逝會慢慢降級”師傅倒是很耐心給我講著,我已經聽的很震驚了。

  “而你們這次的任務還不知道是去幹什麽,到時候應該會抽簽決定”

  “幻劍域也稱為試煉之地有許多魔獸,到時候徒弟一定要注意安全,而且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聽說最近不知道怎麽回事,最近幾天失練之地的魔獸跟吃了槍藥一樣有些飄拚命撞擊封印屏障,不知道是因為啥原因。”師傅半開玩笑的說著,一股子惡霸的氣息,但細心便能看出師傅的擔心。

  “師傅放心,待你最親愛最牛皮的大徒弟去盤它們”我很不正經的說著

  “真不愧是為師的徒弟,魔獸想嘿嘿嘿”師傅更不正經的說著

  “好了來接著喝”師傅說著提酒壇跟我就這麽對飲起來。

  就這麽兩壇酒,把兩人都喝趴下了。

  太陽慢慢爬了上來,紫氣東來,整個山間飄蕩著霧氣。

  當當當

  “徒弟起床了”師傅一邊喊我一邊不知道在什麽地方找來的兩個大鐵碗,就對著我的耳朵對著敲打了起來。

  “啊~師傅犯病了?”我的起床氣發作了,逮著師傅就罵。

  刺啦

  一把閃著寒光的冰劍直接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混小子,長脾氣啦啊?是不是感覺自己成為修行者有些飄啊,老娘也敢罵是不是?”師傅撇著嘴角笑著,陰沉著臉,雖然師傅不會真的劈下來,但是劃傷幾道絕對幹的出來。

  此時我可是冷汗直冒,起床氣再大我也飄不起來了,要是真被劈上幾刀雖然傷口愈合的快,但是絕對也挺疼的。

  “師傅莫怪,徒弟我不知道原來是師傅您老,感謝我親愛的師傅叫我起床”我直接跪下就開始不要臉的給師傅磕頭,這一招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反正隻要管用就行

  “走,跟我回山”師傅收回了那副陰險的表情,那把大劍直接變大,我和師傅坐上了劍就朝著宗門飛去。

  很快到了那個無法度過的屏障。

  “徒弟閉眼,就你這人靈境五重的修為,別把眼睛照瞎了”師傅半開玩笑的說

  “我才不要,我要看看這屏障是啥樣是”我這寧死不屈,自尋死路的性格畢竟我這好奇心怎麽可能不滿足那。我這十頭牛拉不回來的性格怎麽可能會說不看就不看了,而且我還那麽喜歡跟師傅對著來。

  “師傅真的會弄瞎眼睛嗎?”我有些不怎麽敢嚐試的樣子

  “那道也不會,隻不過是瞎一會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完全是看運氣。”師傅一臉看熱鬧不嫌打的表情。

  “就看一眼應該沒事吧”我接著問師傅

  “你可以試試,入門的人你是第一個想做這種嚐試的,不虧是我徒弟,牛批”師傅些眯著眼瞅著我

  “那我還是不看了吧”我尷尬小小,裝一下就可以了不敢來真的。

  “沒事的徒弟想看就看,畢竟你這麽久都想進去這道禁製屏障,而且以我徒弟這入門就是人靈五重的修為嘖嘖嘖這種天才不用怕這個”師傅噘著嘴不曉得是在嘲諷,還是在鼓勵我。

  不過這更像是在陰陽我。

  “師傅你咋看出來我人靈五重的修為的?”我很疑惑

  “等你完全掌握了靈力的運用你也可以,你現就是剛入門的渣渣就別想了”

  “嘿嘿嘿,那是不是我進去就算看了也不會出事?”我一臉嘚瑟的笑著

  “就算眼睛真的瞎了也沒關係的,下次雷劫你再把自己劈成渣,這樣你就算真瞎了,也會給你複原”

  師傅還在笑,我都懷疑是不是師傅看雷劫看上癮了。

  “好了徒弟走起”

  “挖槽,我的眼睛”師傅說著直接加速,我還沒來得及你眼,突然眼前一陣明亮,我瞬間把眼睛閉上了。

  隻是那麽一瞬間我把眼睛又睜開了。

  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翠綠,一點也不像在山腳下的時候見到的樣子,地麵很平長滿了青草,一座巨大的宗門立在一座矮山山頂看不完整因為有一半多的宗門都立與霧氣之中,四處飄滿著靈力,這裏的靈力都已經弄厚道化霧的程度了。

  “哇哦”我震驚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真沒見過世麵,這就把你震驚成這樣了?頭發長見識短呐”師傅調侃道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