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章 戰神歸來
  漠北監獄,世界上最為凶險的監獄。

  此刻監獄門前是一眼望不到頭的悍馬車隊,四輛勞斯萊斯幻影在門前開路,中間夾著一輛黑色布加迪EB110。

  一排身著軍裝,氣宇宣揚的戰神,每個胸前都戴著數十個勳章。

  他們在等,等他們的戰神。

  “歡迎隊長!”

  所有的戰士看著車隊裏下來的那個人,眼神中都充滿無盡的崇拜。

  夏震。

  夏國唯一金星元帥。

  曾一人獨闖敵營,手撕八國戰神,力壓十國神將,臣服二十國武神,親手締造的“青龍軍”讓國際敵對勢力談之色變。

  掃了一眼眾人,夏震回頭看了一眼漠北監獄,感慨萬千。

  六年前,夏震被二伯夏江天從新婚之夜的婚床上拽出,以“私藏毒品”為由,扔進了“漠北監獄”。

  一秒記住http://m.qiuz

  判刑無期。

  等夏震醒悟過來,他才知道這是一個局,他被夏家陷害。

  用京華第一家族集團夏氏家族的族長繼承權,換取了他的商業帝國,振華集團,然後把他送入監獄,讓他人財兩空。

  為了複仇,他成為夏國安全部門到監獄挑選“死士”。

  六年後,他成了夏國唯一一名金星元帥。

  “元帥,根據京華那邊內線消息,你讓我打聽的夏家,今晚將舉行新任族長推選儀式。另外,京華那邊的安全部長已經安排好接機,還想給你舉辦歡迎宴會,把你隆重的介紹給京華政商兩屆的人物,你看?”

  夏震沒有想到,當年陷害自己的夏家,居然又重新找到了新的繼承人。

  當年若不是老爺子哭著求他回歸夏家,成為夏家的下一任家主,他怎麽可能放棄一手打造的商業帝國,融入夏家呢?

  原來一切都是夏家想要吞並他的商業帝國罷了,什麽下一任家主,不過都是算計罷了。

  可惜夏家沒有想到他夏震又回來了。

  “夏家新任族長推選儀式幾點?”

  “晚上七點。”

  “好,我去參加,接機和見麵機會有的事,這次就算了,隱蔽行程……”

  ……

  京華機場。

  此刻戒備森嚴,五步一哨,十步一崗。

  五點鍾,一架龐巴迪環球7500緩緩停靠停機坪。

  “我去,京華來了個什麽人物?竟然坐的是龐巴迪環球7500,這架飛機價值6個億,就算京華首富都不敢買……”

  “哥們,私人飛機加上機場戒嚴,不會是元首來了吧?”

  “屁!元首敢做私人飛機?肯定是那位‘神級大佬’來了。我聽說,咱們京華出了一個大人物,不會是他來了吧……”

  就在機場大廳裏的眾人猜測是京華來了那個大人物的時候,夏震看到機場站滿密密麻麻的黑衣保鏢,臉色立刻陰了下來,對身邊的赤龍說。

  “人太多了,影響不好,幫我拒絕了。”

  見到夏震一臉慍怒,赤龍瞥了一眼機場,搖頭冷笑,答道。

  “是!”

  ……

  京華酒店。

  曾經商業奇才夏震所創,又來夏震回歸夏家,現在也是夏家的產業。

  三十八層會客大廳。

  “恭喜江天兄,愛子接班,你也可以逍遙自在了,真是羨慕啊。”

  “哎,虎兄,現在都是他們年輕人的天下,咱們都老了,折騰不起來了。”

  “就我兒子那個熊樣,怎麽能跟你家公子比,你家公子可是人中之龍……”

  “哈哈哈……虎兄過獎了”

  夏江天一陣寒暄,看著時間不早了,便辭別眾人,走到台上,對著話筒咳嗽一聲,笑著說。

  “諸位,靜一靜,夏氏家族族長推選儀式馬上開始……”

  啪啪啪……

  “怎麽夏家換繼承人,我這個上一個繼承人不知道啊!”

  突然一位披著一件軍綠色風衣的瘦高身影走了進來。

  “夏震?”

  看清來人模樣,夏江天在台子上輕蔑的看了一眼,冷冷的接著說。

  “我倒忘了今天是你出獄的日子。夏震,也不知道你用了什麽手段,把無期徒刑改為六年,怎麽,你堂弟夏天接任族長,你羨慕、嫉妒、恨了?”

  “嗬——”

  夏震聽著夏江天的譏諷,輕蔑一笑。

  他本是一個夏家的棄子,奈何天生英才,十六歲從商,二十歲就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後來夏家眼饞他的產業,便以回歸家族為由,承諾他成為夏家繼承人。

  看著夏江天一臉奸相的嘴臉,夏震冰冷的語氣如同北極風暴一般徹骨寒冷。

  “夏江天,你們為了得到‘振華集團’,真可謂用心良苦。先是用族長的位置誘惑我,得到‘振華’,又用毒品誣陷我,好一招‘一箭雙雕’。不過,你還是沒有算計到,我會提前出獄,對罵?”

  “哈哈哈——”

  見到夏震對六年前的事情已經清清楚楚,夏江天仰天長嘯,狠辣的盯著他的眼睛,不屑、冷傲、譏諷的說。

  “夏震,現在說這話,還有意義嗎?‘振華集團’已經是我們夏氏家族的產業,從頭至尾,你不過是夏氏家族的一個棄子。我說讓你做族長,是你的貪心所致,跟我有什麽關係?你還真以為,你能完成你爸的心願,做夏氏家族的族長?癡心妄想!”

  “夏震,你現在是夏氏家族坐過牢的罪人,即使你出獄,也是夏氏家族的恥辱。對了,我還忘記告訴你了,夏震,現在我正式通知你,你入獄的第一天就被夏氏家族除名了。所以,現在夏天才是最有資格坐上族長位置的人。”

  “夏震,我要是你,我現在就立刻轉身離開,以免命喪黃泉。”

  “命喪黃泉?”

  聽完夏江天的孤傲警告,夏震掃了一眼眾人,看到他們的眼神充滿可憐的看著他,又把目光盯在了夏江天的臉上,玩味一笑,反問一句。

  “夏江天,你怎麽讓我命喪黃泉?你就不怕殺人償命嗎?”

  “笑話,在夏家的地盤,我們殺人什麽時候需要償命了?怎麽,夏震,你怕了嗎?怕了就趕緊給我滾!別耽誤夏天的接任大典。”

  “嗬,夏江天,我就是來給慶祝夏天的,沒送完禮物我能走?”

  說完,夏震大手一揮,“嗖”的一個人影閃進大廳,“嘭”的一聲巨響,一口棺材躺在了大廳中央。

  等眾人緩過神看著棺材的時候,那個人影已經消失不見。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