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2章 白夏
  “夏震,你這是什麽意思?”

  看著棺材,夏江天臉色黯黑,冷冷的問。

  盯著夏江天憤怒的眼神,夏震仍舊玩味一笑,淡淡的說。

  “夏天弟弟做族長,我這個哥哥送他一點‘財’,不應該嗎?”

  “應該個屁!”

  一直在邊上冷眼相看的夏天,聽著夏震的譏諷,再也忍不住內心的怒火,一步跳到他麵前,盯著他的臉頰,接著憤怒的大叫。

  “夏震,你以為你現在還是一個商界奇才嗎?你現在不過是一隻‘過街老鼠’。出獄了也不能把你‘私藏毒品’的罪名洗刷幹淨!”

  “我‘私藏毒品’?夏天,難道你不知道毒品的來路嗎?有些話你是不是想對我說,已經六年了。”

  聽著夏震一字一句的追問,夏天感覺就像一塊塊的千金巨石壓向他的胸口,頓時感覺呼吸困難,眼神躲閃著夏震犀利的眼神,但想到他馬上繼任族長,夏天深吸一口氣,把頭一抬,裝出一副不得其解、被冤枉的無可奈何的樣子,冷笑質問。

  “我知道毒品的來路?毒品又不是在我的房間發現,我怎麽知道?”

  看著夏天用強擠的微笑掩飾內心的慌張,夏震臉色一變,嚴肅、冷漠的看著他,語氣低沉的說。

  首發網址htTp://m.lzw

  “夏天,你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你。給你的禮物我也送到,現在你還不是族長,沒有資格和我說話,快點讓開,讓夏江天過來!”

  “讓我爸和你說話?做夢!”

  夏天聽到夏震不再追究毒品來源,立刻恢複了囂張氣息,向前跨出一步,盯著夏震的眼睛,接著大叫。

  “我不讓,我就不讓!我倒要看看你怎麽從我這裏過去!夏震,你小時候不是喜歡對我們這些弟弟妹妹指手畫腳的命令嗎?有本事,你就再踩我一次!”

  “對呀,夏震,有本事就踩著族長大人過去,也讓我們開開眼。”

  “就是,就是,我們小時候可沒少被你欺負過……”

  掃了一眼跟著起哄的年輕人,夏震看到都是夏天的小跟班,夏震小時候和他們經常打架的弟弟妹妹。

  盯著夏天,夏震訓斥一句。

  “滾!”

  “啪!”

  響亮的耳光像一聲炸雷,讓嘈雜的大廳瞬間寂靜。

  夏天感覺一股千金重的力量從臉上劈下,雙腿一顫,“噗通”一聲倒在地上。

  “垃圾!”

  冰冷的聲音像一把匕首一樣,刺進夏天的心田,他恐懼的看著夏震重重的踩著他的後背,“哢嚓”一聲,一股鑽心的疼痛傳來,感覺他的脊柱像被穿了一根刺一樣,“啊”的大叫一聲,雙唇緊咬,額頭冷汗直冒。

  夏震走到夏江天麵前,看著他躲閃的眼神,臉色陰冷,聲如北極暴風。

  “夏江天,給你一個星期時間,把振華集團交給我。還有,三天後是我爸的忌日,我要你帶著整個夏氏家族到墳前給他道歉!後天見不到你,這幅棺材會有人用!”

  “夏震,不得放肆!這裏是夏家,你一個被逐之人,有什麽資格在這裏給我發號施令!趕緊給我滾!”

  “爸,夏震不能走,我要打斷他一條腿!”

  夏天聽到夏江天讓夏震趕緊滾,吸了一口涼氣,憤怒的大喊一聲。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動不敢動的夏天,圍著他的人隻能著急的束手無策,夏江天心疼的說。

  “夏天,今天是你升座族長的良辰吉日,隻能喜慶。讓他滾!我不信他能挺得到天亮!”

  聽著夏忠厚冰冷的憤怒,夏震盯著他猙獰的臉頰,陰沉的說。

  “夏江天,後天見不到你和夏氏家族的人,我會親自上門把你連同這口棺材一起,帶到墓地!夏家欠我的,我要你們全部償還。”

  說完,夏震雙手負背,轉身而去。

  盯著夏震的背影,夏江天陰冷、老辣、恨意十足、咬牙切齒的警告說。

  “償還?哈哈哈……夏震,那要看看你有沒有命拿!”

  夏震聽著夏江天的警告,又一腳踩到夏天的後背,“哢嚓”一聲,夏天感覺又是一陣鑽心刺痛,禁不住又“啊”的大叫一聲。

  “別叫了,趕緊起來享受你的族長吧。殺你?還不到時候,這隻是對你的一個告誡。夏天,你永遠是那條隨便讓我踩的狗。”

  “夏震,你給我站住,今天咱們兩個來一場生死對決!”

  聽著夏震的不屑,夏天“騰”的翻身而起,看著夏震的背影狠狠的大叫一聲。

  “少爺……你,你好了?”

  “什麽我好了?”

  “你能站起來了——”

  “哦——”

  夏天聽完管家的提醒,這次看到他已經站了起來,想到夏震一腳讓他進了地獄,一腳讓他進了天堂,額頭豆大的汗珠“唰”的像暴雨一樣流了下來。

  離開“京華花園酒店”,夏震打車來到“翡翠城”八棟一單元八零一。這是他和愛人白露買的一套三居室,他們準備婚後從夏家、白家搬出後,住到這裏。

  “媽媽,媽媽——”

  夏震剛打開房門,客廳裏漆黑一片,一股黴味撲麵而來,一個女孩沙啞的聲音傳到耳朵。

  打開客廳裏的燈,夏震看到落地窗被窗簾遮的嚴嚴實實。

  “媽媽,媽媽——”

  聽到臥室又傳來女孩著急的喊聲,夏震急忙跑到臥室打開燈,一個骨瘦如柴、頭發枯黃、嘴唇幹澀的女孩,瞪著一雙大眼睛渴望的看著他,可憐的說。

  “叔叔,我又渴又餓,你能給我弄點吃的嗎?”

  看到女孩眼睛的瞬間,夏震像是看到了白露的眼睛,走到床邊,看著她笑著問。

  “小朋友,你想吃什麽?”

  “叔叔,什麽都可以,能不能給我先喝口水?”

  見到女孩懂事的樣子,夏震到廚房看了一眼,臭氣熏天、雜物亂堆,隻能下樓買了幾瓶礦泉水,打包了幾個菜。

  吃完飯,夏震小心翼翼的擦著女孩的嘴,問。

  “小朋友,你叫什麽名字?你怎麽在這裏?”

  “叔叔,我叫白夏,這裏是我的家。”

  聽到白夏的回答,夏震心裏猛地一震,喃喃的問。

  “白露是你的媽媽?”

  “嗯,不過她好久沒來看我了。叔叔,你是誰?你怎麽有我家的鑰匙?”

  “夏夏,我是你的爸爸,夏震……”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