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5章 天山血玉
  聽到胡梅巴結他,趙九陽高傲的看了一眼臉頰緋紅,像一隻鴕鳥一樣,恨不得把頭埋進沙子裏的白露,向胡梅解釋道。

  “胡奶奶,剛才機場路竟然被封了,我隻能繞遠,所以來晚了……”

  “機場路被封?這條路自從建成,還是第二次聽說被封,上次是十年前元首到來……”

  “嗯,這次聽說是夏國最神秘的一位人物來了京華,我托人打聽了一下,證實這人是安全部門最忌憚的人,能量大的能破天,還被元首親自授予‘金星元帥’,他也是唯一能與元首家人相稱的一個人。”

  胡梅聽著趙九陽得意的介紹,眼神逐漸明亮起來,禁不住興奮的說。

  “趙少,如果咱們能夠認識這樣的人物,家族事業肯定更上一層樓,說不定,家族產業還能跨進夏國十強。”

  “哈哈哈……”

  趙九陽看著胡梅興奮的樣子,仰頭長嘯一聲,接著高傲無比的說。

  “胡奶奶,我還打聽到,安全部長邱玉來準備給‘元帥’舉辦一次京華‘名流見麵會’,我已經找人預定了入場券,隻有占得先機才能立足於不敗。”

  “趙少說的極是,我們白家如果又一個像趙少這樣的青年才俊,我就心滿意足了。”

  “哎,胡奶奶說笑了,我看這位拿著‘天山血玉’的白露就比我強,明明知道‘天山血玉’是假的,竟然還能假裝成真的給你獻禮,這個厚臉皮是我趙某一輩子學不來的。這是我給你的禮物,‘天山白玉’手鐲一對。”

  首發網址htTp://m.lzw

  “你——”

  聽到趙九陽語氣裏充滿譏諷,白露著急的站起身,看著他,嘴唇哆哆嗦嗦的說不出一句話。

  “嗬,趙少,你說我們家的‘天山血玉’是假的,有什麽證據?我還說你的‘天山白玉’是假的。”

  說著,夏震抱著白夏走到白露身邊,用手輕輕握了握她冰冷的左手,接著說。

  “老婆,既然人家不識貨,趕緊把‘血玉’收好,免得被人搶走。我就知道胡老太太不會收,才讓你獻的。這裏的人能夠一睹‘血玉’真容,已經是三生有幸。”

  趙九陽聽到身後有人說話,回頭看了一眼,見到是夏震,心裏鼻斥一聲。

  他和夏震、白露同是大學四年好友,隻是在夏震和白露從大一走到一起後,他性情大變,處處和夏震做對、攀比,時時想把夏震從“學生會主席”的位子上比下去,但是,直到大學畢業,他仍未能如願。

  再看到夏震和白露結婚,趙九陽更是氣急敗壞的發誓,要把夏震的腦袋踩在腳下做夜壺。當趙九陽得到夏震新婚之夜被捕的消息後,他立刻聯合夏家,決定讓夏震從此消失人間。

  現在看到夏震,趙九陽的心中除了怒火隻有憤怒,他冷冷的反問。

  “夏震,你說我的‘天山白玉’是假的?那你有什麽證據?”

  “跟你一樣,否定自己不喜歡的,不需要證據。”

  “你——”

  聽到夏震挑釁,趙九陽氣的咬牙切齒,剛要接著罵一句,卻聽到夏震接著輕鬆的說了一句。

  “趙九陽,今天來的人裏,你隨便挑一個玩玉的行家,問問不就知道了?”

  “好,夏震,我現在就讓你心服口服!看看誰的才是假的!”

  說著,趙九陽掃了一眼眾人,看到一位頭發花白的中年人,趕緊笑臉走了過去,一臉謙遜的說。

  “孫伯伯,你是玉器界的話事人,這事就有勞你了。”

  “哎,趙少你這是那裏的話……”

  說著,孫博通急忙站起身,看著趙九陽,笑臉相迎,接著說。

  “能夠給趙少打打眼,也是孫某的福氣。走,我過去瞧一瞧。看看什麽人竟然趕在張飛麵前班門弄斧。”

  孫博通跟著趙九陽來到夏震身邊,先看了一眼趙九陽的“天山白玉”,眼神閃過一絲驚訝,接著像一把飛箭一樣,瞥了他一眼。

  看到孫博通一逝而過的表情,夏震冷冷一笑。

  一丘之貉。

  “孫伯伯,你看我這對‘天山白玉’玉鐲……”

  “真的,確真無疑。”

  孫博通看到趙九陽把玉鐲照向頂棚的射燈,話裏挑明了威脅、命令,趕緊答了一句肯定的話。

  聽到孫博通的肯定,趙九陽“哈哈”大笑一聲,趾高氣昂的看向白露手裏的“天山血玉”,向孫博通不屑的努努嘴,說。

  “孫伯伯,你看看那塊‘天山血玉’是個什麽貨色,傳說的很美,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白露看到孫博通把手伸向她,她下意識的攥緊了手裏的“天山血玉”,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眼神立刻幽怨的看向夏震,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樣子,這丟人的事都是因他而起。

  看到白露緊咬雙唇,眼睛裏含著委屈的淚水,眼神充滿幽怨和恨意,夏震微微一笑,說。

  “老婆,咱們家的‘天山血玉’又不是假的,怕什麽?給孫伯伯看看。”

  見到夏震一臉輕鬆,白露想到他從沒有騙過她,心裏顫巍巍的把“天山血玉”遞了過去。

  孫博通把“天山血玉”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一股溫潤的暖流立刻傳遍全身,他的眼神禁不住一亮,仔細的端詳起“血玉”。

  趙九陽看到孫博通看了半天沒說一個字,心裏憤懣,故意咳嗽一聲,問。

  “咳咳咳……孫伯伯,‘天山血玉’你都看了半天了,怎麽不下個結論?”

  又聽到趙九陽威脅、命令的語氣,孫博通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閃過一絲堅決,先把“天山血玉”還給白露,這才慢條斯理的說。

  “‘天山血玉’,千年孕育,萬年成熟,孫某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摸到死而無憾。胡姨,‘血玉’是真的。我現在也為剛才的撒謊懺悔,趙少的‘天山白玉’是假的。在‘天山血玉’麵前,孫某人不敢說假話。”

  孫博通話音一落,整個大廳立刻變得針落可聞。

  趙九陽更是驚訝的瞪著牛眼,憤怒的盯著孫博通,眼神像死神一樣冰冷的盯著他。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