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4章 借請柬
  “二舅,這,這合適嗎?”

  “怎麽不合適。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天下,我們這些人思想陳舊,可以退居二線咾。”

  看著白露一臉尷尬,趙玉鵬接著說。

  “白露,其實我早就想勸你離開白家了。這次胡梅能給你‘潤澤’打理,就是給了你一把雙刃劍,做好了,你還能待在胡家,她們受益。做不好,你們全家都要被趕出來,還是她們受益。所以,這次你是被逼梁山,必須成功。”

  “嗯。”

  聽完趙玉鵬的解釋,白露沉重的點點頭,喝了一口飲料,苦笑著說。

  “二舅,不瞞你說,這次我是凶多吉少……”

  白露的話還沒說完,聽到兜裏的手機響了起來,看到是夏震的電話,疑惑的接了起來。

  “什麽事?夏震。”

  “你是不是跟媽還在二舅家?”

  “嗯。”

  首發網址htTp://m.lzw

  “晚上有個活動,一會兒我把地址發給你,你帶著媽媽一起參加。我和爸、白夏從家裏直接過去。”

  “我晚上要參加……”

  還沒等白露說完,夏震那邊的電話被懷裏的女兒白夏不小心掛斷,接著他發過來一個地址。

  看著手機上的地址,白露立刻為難起來。

  見到女兒接完夏震的電話心情突然沉重起來,趙玉蘭冷冷的問。

  “夏震要你做什麽?把你愁成這樣?”

  “他說晚上有個活動讓咱們過去,可我還要參加‘金星元帥’的‘京華名流見麵會’,沒等我說晚上的見麵會,白夏把他的電話掛了。”

  “這有什麽難得。”

  趙鵬看著眉頭緊鎖的白露,拿出請柬,接著說。

  “你看看請柬上的地址和你手機裏的地址遠不遠,不遠的話可以參加一個,早點走就是了。”

  聽到趙玉鵬的提議,白露眼睛一亮,趕緊把兩個地址對了一遍。

  趙玉蘭看到女兒白露的眼睛慢慢睜大,心裏又是疑惑不解,冷冷的問。

  “又怎麽了?”

  “沒,沒事。”

  “到底怎麽了?”

  “夏震發的地址,和‘金星元帥’的‘京華名流見麵會’的地址一模一樣……”

  “姐,你是不是看錯了?我幫你看看……”

  趙雪蕊看到白露的驚訝,急忙起身跑過去幫她核實地址。

  等趙雪蕊確認完兩個地址是一個時,她的心裏立刻對夏震充滿了好奇。

  六年前的商界精英,六年監獄生活,歸來就給家裏送來幾百萬家具,這樣的人物,放眼整個京華屈指可數,這樣的實力趙雪蕊絕不相信是靠朋友得來的。如果真是靠朋友得來,那夏震這個實力朋友又是為什麽對他這麽好呢?

  想到這裏,趙雪蕊笑著說。

  “姐,既然兩個地址是一個,我陪你去一趟,看看我這個姐夫的葫蘆裏賣的什麽藥。”

  “老二,晚上你也跟著去,萬一夏震也是參加‘見麵會’呢?”

  “還真有這種可能。”

  聽到趙玉蘭的安排,趙玉鵬點著頭,接著說。

  “說不定夏震的朋友給了他幾張請柬,讓你們跟著一起參加。畢竟能夠送得起這套家具的人,絕對能辦成這件事。”

  白露聽完趙玉鵬的猜測,心裏的石頭算是落了地,踏實了一點。

  沒過了一會兒,在趙雪蕊的催促下,四人開著兩輛車出發了。

  趙雪蕊興奮的開著保時捷,一出別墅區就開啟了飆車模式,如果不是白露在一邊提醒,趙雪蕊絕對能把保時捷開出飛機的感覺。後來聽到白露威脅,她如果繼續這樣,借車的機會絕對沒有,趙雪蕊的車速才慢了下來。

  來到“雲威大廈”,樓下的停車場已經豪車雲集,白露給夏震打了一個電話,約好門口見麵。

  到門口等了沒一會兒,夏震帶著女兒白夏、白玉山走了過來。

  “老婆,咱們進去吧。”

  “夏震!”

  夏震話音剛落,躲在白露身後的趙雪蕊,突然跳出來興奮的大喊一聲。

  看著身高一米八左右,天生大長腿,亭亭玉立、含苞待放、清純可愛、機靈古怪的趙雪蕊,夏震臉色故意一冷,聲音嚴肅的說。

  “趙雪蕊,叫姐夫!”

  聽到夏震的訓斥,趙雪蕊向他做了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笑嘻嘻的說。

  “姐夫,我也想進去。”

  趙雪蕊對夏震的印象,還是她十六七歲正頑皮時,需要依靠的大哥哥。

  到了戀愛年齡的趙雪蕊,看到現在的夏震,成熟英俊,特別是那雙睿智的眼睛,讓她的心裏莫名的激動起來。

  剛才看到進入“雲威大廈”的眾人衣著豔麗,臉上洋溢著高傲之色,趙雪蕊也升起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走吧,一起進去。”

  “一起進去?”

  夏震話音剛落,胡梅的聲音在他們身後響起,接著一聲鼻斥之後,又是一陣譏笑。

  “夏震,你的口氣倒是不小。就你們這幾件破衣服,我倒要看看怎麽進去。你也不看看來參加‘金星元帥’的‘京華名流見麵會’的人的著裝,那個不是衣著高貴?你們弄得跟乞丐一樣,也不怕髒了‘雲威大廈’。”

  胡梅又看到除了趙玉鵬,夏震等人兩手空空,嘴角一撇,接著譏諷道。

  “夏震,你不會不知道,今晚的‘雲威大廈’都被人包了,沒有請柬不能進去吧?我這裏倒是有一張請柬,可惜,隻能進去我一個。要不,你學兩聲狗叫,我把請柬讓給你?哈哈哈……”

  說完,胡梅仰天大笑一聲。

  趙玉鵬看到白露的臉色氣的蒼白,把手裏的請柬悄悄塞進她的手裏,小聲說。

  “白露,你拿著這個,進去氣死她!”

  “不用,二舅,你用就行。六年前,我夏震要去的地方沒人能攔得住我。六年後,我想去的地方,同樣沒人能攔得住!”

  說完,夏震抱起女兒白夏,握著白露冰涼的小手向門口走去。

  見到夏震帶著白露向前走去,白玉山和趙玉蘭禮貌的向胡梅打了聲招呼,急忙跟了上去。

  趙雪蕊看了一眼趙玉鵬,見到他點了點頭,轉身緊跑兩步也跟了上去。

  看著白夏高大的背影,胡梅向天上白了一眼,看著還在原地看著她的趙玉鵬,冷冷一笑,刺激著說。

  “趙玉鵬,真沒想到,請柬竟然給了你一個,你的命真不錯。可惜,你是豬八戒吃人參果,根本品不出滋味。走吧,趙玉鵬,讓我看看你的外甥女婿怎麽飛進‘雲威大廈’,也讓我看看你這一張請柬如何救他們。”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