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5章 見麵會
  白露等人緊張的跟著夏震到了門口,負責查驗請柬的黑衣人,看到夏震立刻雙腳立正,底氣中足的喊了一聲。

  “夏少,請——”

  眾人聽到黑衣人的喊聲,立刻對夏震等人刮目相看,眼神譏諷的色彩被黑衣人的尊敬,震驚的蕩然無存。

  “那個人是夏震?”

  “對,是六年前叱吒京華的夏震。”

  “他不是進監獄了嗎?怎麽出來了?”

  “應該是提前釋放吧。”

  “他這一歸來,可是給了咱們一個下馬威啊。能讓元帥的人這麽尊敬,他這是卷土重來,夏家可要小心咾。還有白家,也要小心咾。”

  “路老,咱們是不是進去再說?在這裏再待一會兒就要堵車了,你看看咱們身後……”

  聽到身邊人的提示,路劍川回頭看了一眼,見到身後的人都等著他進,急忙邊走邊笑著說。

  “走,走,進去看看有沒有機會見到元帥。”

  白露、白玉山、趙玉蘭、趙雪蕊緊張的跟在夏震身後,低著頭走著,突然聽到黑衣人尊敬的喊聲,嚇得趕緊抬頭看了一眼。

  黑衣人看著白露,接著喊了一聲。

  “少夫人,請——”

  看著白玉山、趙玉蘭,喊了一聲。

  “老爺、老夫人,請——”

  看著走在最後,臉色緊張的有點煞白的趙雪蕊,喊了一聲。

  “大小姐,請——”

  見到四人進了大廈,趙玉鵬趕緊拿出請柬跟了進去。

  胡梅一直跟在夏震的身後,看到黑衣人不僅沒有查看五人的請柬,還對五人恭敬如賓,立刻上前指著五人質問黑衣人。

  “你們是怎麽看門的?為什麽不檢查他們的請柬?”

  “這位女士,你是?”

  見到門口的兩個黑衣人對她客客氣氣,胡梅立刻趾高氣昂的把頭一抬,高傲的像個目中無人的老巫婆一樣,說。

  “我是京華白氏家族族長,胡梅。”

  “胡族長,剛才進去的那個人使我們元帥尊敬的客人,不用檢查請柬。”

  “放屁!元帥的身份多麽高貴,夏震一個剛出獄的犯人,怎麽可能是他的……”

  “啪!”

  胡梅的話還沒說完,一個黑衣人舉起簸箕大的手掌,一巴掌扇在她的臉上,冰冷如霜的說。

  “胡族長,請你注意你的言辭。不僅元帥本人不容侵犯,他的朋友也是一樣。今晚你就不必參加見麵會了,請回!”

  聽到黑衣人霸氣十足的聲音,被一巴掌扇倒在地的胡梅,看到他眼裏集聚的殺氣,慢慢站起身,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電梯口的夏震六人,慢慢轉身,落寞的上車回了別墅,心裏把夏震、白露罵了千遍。

  白露,我就不信你能讓“潤澤集團”起死回生。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要讓你們裸著走出白家,這件事情不過是剛剛開始。

  還等著入場的眾人,看著胡梅狼狽的背影,震驚的下巴幾乎觸到了地麵,眼睛恐懼的看向走進電梯的六人。

  白玉山、白露、趙玉蘭、趙雪蕊剛才進門口像是過刀山、下火海一樣,兩三秒的時間漫長的像是過了一個小時。

  進到大廳,走到電梯口,趙雪蕊拍著胸脯看著白露,小心翼翼的說。

  “姐,剛才嚇死我了,門口兩個人嚴肅的跟木頭人一樣,不過,他們對咱們倒是挺客氣。夏震,別說,六年了,你還是像以前一樣霸氣,小姐姐我喜歡。”

  跟在後麵的趙玉鵬正好聽到趙雪蕊這話,氣的用手拍了她腦袋一下,訓斥一句。

  “趙雪蕊,別沒大沒小的,你還以為你是六年前的那個小孩?以後和夏震說話叫姐夫。”

  “哼!”

  聽到老爸教育,趙雪蕊向他扮了一個鬼臉,挎住白夏的胳膊說。

  “姐,一會兒我跟著你,第一次參加這種場合,我心裏緊張。”

  “你跟著我就行。”

  趙玉鵬聽到趙雪蕊準備纏著白露,一臉嚴肅的看著她,接著說。

  “一會兒你姐要結實一些人,你跟著做什麽?我陪著你就行。”

  “不行,我就要跟著白露姐。我要跟她學學怎麽做生意。”

  “二舅,你就讓雪蕊陪著我吧。說實話,很久沒參加這種場合了,我的心裏也很緊張,讓她跟我做個伴,我也好緩解緩解壓力。”

  “好吧……”

  夏震聽著白露等人的對話,看著懷裏緊緊抱著他脖子,身體略顯僵硬的白夏,笑著小聲問。

  “夏夏,是不是害怕了?”

  “爸爸,我沒害怕。我是第一次來這裏,感覺緊張。”

  “一會兒爸爸帶你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嗯……”

  眾人說著話出了電梯。

  跟著夏震進了旋轉餐廳,白玉山、趙玉蘭、白露、趙玉鵬四人看到大廳裏很多隻有在媒體上見過的熟悉麵孔,放鬆的心情立刻緊張起來。

  掃了一眼大廳裏的眾人,夏震看到了很多六年前的競爭對手,心裏冷冷一笑,看這白露等人問。

  “老婆,爸、媽,我帶著夏夏先去那邊吃點東西,你們也吃點東西?”

  “我和你媽不吃了,我們看到有幾位平日裏難得相見的朋友,我們過去打聲招呼,你們不用管我們。”

  說著,白玉山和趙玉蘭要了兩杯紅酒進了大廳。

  “我也不吃了,我帶著雪蕊轉轉,你看好夏夏就行。”

  看到老爸、老媽離開,白露話音剛落,眼睛立刻在人群中尋找起肖金明。

  夏震看著白露四處張望的樣子,跟她和趙雪蕊說。

  “老婆,你們要是遇到什麽事情,找不到我的時候,就說你們是赤龍將軍的朋友,讓赤龍將軍處理。”

  “哦,知道了,知道了。你帶著白夏趕緊吃點東西,我和雪蕊也去轉轉了。”

  白露說著,徑直向正和一幫衣著顯貴的富豪說話的肖金明走去。

  看著白露盯著的方向,夏震冷冷瞥了一眼肖金明,抱著女兒白夏向自助餐的位置走去。

  肖金明一進大廳,立刻向平日裏見不著的達官顯貴、富豪富商努力的推銷著自己,正和他們聊得暢快,突然感覺後背一愣,急忙抬頭看了一眼。驚訝的看到,白露帶著一個青春洋溢的女孩向他走來,肖金明趕緊把頭低了下來。

  上午,肖金明在辦公室說的那些話,不過是想讓白露死心,讓她趕緊離開。現在突然看到她,肖金明的心裏立刻忐忑起來。如果在這個場合白露挑出那塊地,勢必會讓他成為眾矢之的,畢竟那塊地是合法拍賣,重新操作的事情,人知道的越少越好。

  見到肖金明把頭低下,轉身要走,白露心裏冷冷一笑,快步走到他麵前,語氣冰冷嚴肅的說。

  “肖部長,上午的話這麽快就忘了?在這裏見到我,就沒有什麽話要對我說嗎?”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