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7章 薑一郎的下場
  “唉,唉……我現在就去給你找赤龍將軍。”

  看到趙雪蕊秀目圓瞪,一臉怒色,王保國急忙點頭應了一句,抬腿跑著去找赤龍將軍。

  知道赤龍將軍在京華的,隻有上層幾個人和王保國這些保安領導,趙雪蕊隨口說胡赤龍將軍時,把王保國嚇了一跳,再看到她提到赤龍將軍時,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更讓王保國心裏恐懼,慶幸他沒有對趙雪蕊和白露動手。

  薑一郎看到王保國緊張的跑開,看著趙雪蕊向前走了幾步,笑嘻嘻的問。

  “妞,赤龍將軍是誰?王保國怎麽聽到這個名字就嚇跑了?”

  “無可奉告!”

  趙雪蕊看到薑一郎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啐了一口,轉頭看到白玉山、趙玉蘭、趙玉鵬走了過來,趕緊躲到了他們身後。

  見到趙雪蕊躲到了一個中年人身後,薑一郎看著趙玉鵬,仰著頭問。

  “她是你閨女?”

  “是。怎麽了?”

  “怎麽了?小爺我把她訂了。你家住哪裏?明天我就去上門提親。”

  首發網址htTp://m.lzw

  “提親?提什麽親?”

  趙雪蕊正氣呼呼的想著怎麽治薑一郎,聽到旁邊想起一個冰冷的聲音,急忙轉頭看了一眼。

  一個肩膀扛著兩顆銀星的將軍正站著一邊看著他們,黝黑的麵孔看著四十歲左右,王保國兩個小眼笑的眯成一條縫,介紹說。

  “赤龍將軍,就是這位小姐吵著要見你。”

  眾人聽到眼前的將軍是赤龍,立刻收起笑容,一臉嚴肅的盯著他們。

  “你找我什麽事情?”

  赤龍將軍看著趙雪蕊冷冷的問了一句。

  聽到赤龍將軍的問話,趙玉鵬緊張的手心出了冷汗,著急的向趙玉蘭看去。見到趙玉蘭臉色同樣緊張,趙玉鵬的心情更加忐忑起來。

  趙雪蕊剛要回答,卻被薑一郎搶先說。

  “報告將軍,我向你舉報,他們兩個女的沒有請柬,不知道從哪裏溜進來的。剛才還大言不慚的誣陷元帥的士兵,說她們是從門口進來的。”

  說完,薑一郎挑釁的白了一眼白露和趙雪蕊,接著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等著將軍對她們的處罰。

  “剛才他說的是事實嘛?”

  “是!”

  白露不待趙雪蕊說話,搶先答了一句。

  “你們叫什麽?”

  “我叫白露,他叫趙雪蕊。”

  白露看到赤龍將軍依舊臉色嚴肅,心裏無奈的歎息一聲,剛才在門口的驚喜蕩然無存,接著說。

  “這件事情都是我引起的,和雪蕊沒有任何關係,有什麽責任你直接找我。”

  “對不起,夏夫人,讓你受驚了,下麵的事情我來處理。”

  正在想著會受到赤龍將軍的什麽處罰,白露聽到他的這句話,突然一愣,不解的看到他轉身看向薑一郎,接著聽到他冷冷的說了一句。

  “給夏夫人道歉!”

  赤龍將軍的話,像一個個晴天霹靂在大廳上空詐響。

  整個大廳裏的人,聽到曆曆在耳的六個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向赤龍將軍,等著薑一郎的反應。

  聽到赤龍將軍要他向白露道歉,薑一郎一臉懵逼的看著他,指著白露,不可思議的大聲質問。

  “你讓我給她道歉?你是不是瘋了?我憑什麽給她道歉!”

  “就憑她是元帥最好朋友的愛人,這一點還不夠嗎?”

  “哈哈哈……”

  薑一郎聽到赤龍將軍的回答,仰天大笑一聲,接著不屑的說。

  “赤龍將軍?我不管她是什麽元帥的朋友,在京華,我才是王。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強龍壓不住地頭蛇。元帥來了,就是一條龍,也要給我盤著……”

  “是嗎?薑一郎,我想問你,這句話是你真心說的,還是……”

  “真心說的,怎麽了?”

  肖金明從聽到薑一郎說出,他才是京華的王時,心裏立刻替他著急起來。

  雖然肖金明聽過薑一郎在京華辦事一向狂妄的傳說,但這是他第一次見識。當他又聽到赤龍將軍問話裏的殺機,他已經隱隱約約感覺到,薑一郎大勢已去。當他清清楚楚聽到薑一郎承認是真心讓元帥對他忍讓,他知道,薑一郎離死不遠了。

  果然,眾人看到赤龍將軍從懷裏掏出一直手槍,抵在薑一郎的額頭,寒氣逼人的宣布。

  “根據夏國法律,反對將軍有歹意者,即可擊斃。”

  看到赤龍將軍把黑漆漆的槍口抵在額頭,薑一郎嚇得“噗通”一聲跪在地上,聽完赤龍將軍的宣布,薑一郎剛要說話,“啪”的一聲清脆,他立刻命喪黃泉。

  看了一眼薑一郎的屍體,赤龍將軍看著王保國,冷冷的說。

  “把屍體扔到郊外喂狼,這種畜生不配享受人的埋葬。”

  “是。”

  “要是讓我知道他的屍體被人取走,而不是讓狼吃了,你和他一樣的下場!明白嗎?”

  “明白,明白……”

  “夏夫人,夏少正和元帥會麵,請你稍等。”

  “沒事,沒事。”

  聽到赤龍將軍的話,白露像夢遊般醒了過來,點著頭,稀裏糊塗的應了一句。直到他走遠,才慢慢回過了神。

  眾人看到,王保國雙腿顫抖的指揮人趕緊把薑一郎的屍體抬走,又讓人把血擦得幹幹淨淨,迷迷糊糊的確認了一件事情。京華三大財團之一的薑家三孫,薑一郎死了。

  “薑一郎總算沒了,這對於咱們都是解脫,沒想到這個誰都不敢碰的釘子讓元帥給拔了。”

  “唉,也是這小子囂張慣了,敢在元帥麵前耍大刀,這不是自己找死嗎?對了,剛才赤龍將軍喊白露夏夫人,難道是他和元帥單獨會員?”

  “管他呢,咱們還是趕緊先去和白露混個臉熟,還有她爸、她媽,那個是她二舅,趙玉鵬。”

  “走,走,快點,等別人反應過來,咱們就晚了。”

  等肖金明回過神準備上前找白露認錯時,他驚訝的看到,白露、白玉山、趙玉蘭、趙玉鵬、趙雪蕊已經被人裏三層外三層的包圍起來,根本擠不進去。

  等白露、白玉山、趙玉蘭、趙玉鵬、趙雪蕊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他們卻驚訝的看到,有幾個拿著文件的人又向他們走來。

  “白露,趕緊給夏震打個電話,問問他什麽時候出來,在走不,我非得累死在這裏。”

  趙玉蘭瞅準機會,拽著白露到側錯躲了起來,揉著胳膊催白露打電話。

  “媽,你不會一直埋怨沒人搭理你,非常寂寞嗎?怎麽現在心煩了?”

  “你這個臭丫頭,敢調理你老媽?”

  見到白露和她頂嘴,趙玉蘭高興的敲了她腦袋一下。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