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18章 潤澤地塊
  接到白露電話不久,夏震抱著白夏找到了她們。

  見到夏震出來,圍著白露等人的達官顯貴、富豪紳士趕緊都讓到一邊。

  六年前,夏震的手段他們領教過,敗的一塌塗地,六年後再見到他,仍舊心有餘悸。

  看到眾人看向夏震的眼神充滿懼怕,趙玉蘭給白露使了一個眼色,白露心領神會的說累了,夏震便帶著眾人回了家。

  夏震走了沒一會兒,邱玉來興致勃勃的走上台宣告“見麵會”結束。

  看到圍著邱玉來作別的幾位大佬興高采烈的樣子,眾人已經知道,他們的奢望已經破滅。不過,他們還是驚訝的發現,京華排名前三的財團沒有到來,其中就有剛被槍斃的薑一郎,薑家。

  薑一郎被擊斃的消息很快傳到了胡梅的耳朵裏。

  初聽薑一郎因為得罪白露,被赤龍將軍一槍擊斃,胡梅一臉追問了三遍,才算相信了這個震撼的消息。又聽到房產部長肖金明在“見麵會”上示好白露,胡梅緊皺的眉頭瞬間舒展,立刻把白玉河和他的大兒子白帆叫到跟前。

  “玉河、白帆,現在‘潤澤’的事情已經有了進展,你們密切關注那塊地的情況,如果白露一旦拿到地,一定要想辦法把假設權弄回來。我讓她經營‘潤澤’的目的是讓她‘死’,而不是讓她‘生’。”

  “是。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嗯,白帆這次你一定要跟著你父親學著點,記住,生意場上無父子!想要繼承白家的產業,就要六親不認!”

  就在胡梅叮囑白帆的時候,夏家所有子弟臉色冰冷的站在老族長夏江天麵前。

  夏江天在“見麵會”上看到薑一郎被擊斃的時候,心裏像是被一把刺刀狠狠的紮了一下,回家一個人關在書房想了很久,直到半夜十二點才把所有人叫到他麵前。

  “今晚‘見麵會’上的一件事必須告訴你們,薑一郎因為不肯給白露認錯,被赤龍將軍一槍擊斃。現在看來,夏震的歸來還是有點故事。從現在開始,你們誰也不能與夏震有任何衝突,明白嗎?”

  “明白!”

  “你們要是有誰讓夏震逮住把柄,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別指望我救你們。京華三大財團之一的薑家,都已經折了一個,夏家更沒本事保你們。清楚了嗎?”

  “清楚了。”

  “清楚了就回去睡覺吧,我也累了。”

  目送所有人離開書房,夏江天疲憊的靠在椅背上休息起來,管家站在他的身後揉著太陽穴,小聲問了一句。

  “老爺,那後天的忌日……”

  “看看再說吧,我和老大畢竟八字相克……”

  第二天一早,白露又來到地產部。

  這次肖金明見到白露恨不得把心給她掏出來,把所有拍賣材料的原件全都交給了她,地產部隻留下複印件,並交代所有辦事員,沒有他和白露的電話,任何手續都不能辦。

  辦完用地手續,白露開車直接到了“白家別墅”。

  紅色保時捷剛在別墅前停穩,白帆剛好從別墅出來,一眼看到了他的偶像,911,趕緊急走兩步站在車前,等著車主下車。

  看到是白露從保時捷上下來,白帆感覺眼前全是星星,差點暈倒。

  為了這車,白帆跟胡梅和白玉河要了N回,得到的回答都是。

  “等白家進了一等家族的圈子,肯定給你買一輛。”

  結果,前天晚上,白帆的所有希望都成了“猴子撈月”。

  想到這些,白帆心裏極度憤慨,看著白露冷冷的說。

  “白總,座駕不錯嘛,完全符合你的品位。不過,‘潤澤’集團好像還養不起這車吧。”

  “誰告訴你‘潤澤’集團養不起這車了?地塊已經到手,我是來問奶奶要啟動資金的。隻要資金到位,養台這車小意思。”

  白帆見到白露得意的揮了揮手裏的文件袋,急忙轉身跟著回了別墅。

  “奶奶,奶奶……”

  白露一進別墅,看著坐在沙發裏的胡梅立刻喊了起來。

  昨天晚上胡梅被擋在門口,還被元帥的人扇了一個巴掌,早上起來,越想越來氣。她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正生著悶氣,看到白露臉上洋溢著陽光般的笑容走了進來,冷冷的問了一句。

  “白露,看來昨晚上的‘見麵會’讓你收獲很大?‘潤澤’地塊的事情搞定了?”

  “嗯!奶奶,你怎麽知道‘潤澤’地塊已經履行完所有手續?”

  “嗬——我要是不知道,還能做族長?你現在是風風光光的夏少夫人,得罪你的人都被赤龍將軍一槍打死,現在京華可沒幾個人敢對你不敬了,你眼裏還會有我這個奶奶?”

  “奶奶,昨晚上的事情是個誤會。我和赤龍將軍真的不認識,而且薑一郎就是‘潤澤’地塊的幕後主使,他是想和元帥爭地位才被赤龍將軍擊斃的,整件事情不過是碰巧罷了。奶奶,你不是也在現場嘛,這事你不清楚嗎?”

  白露並不知道昨晚胡梅的事情,說到最後,語氣裏帶著嬌滴滴的味道。

  聽到白露嬌滴滴的語氣,胡梅的臉色瞬間變成紫黑色,“啪”的一拍茶幾,“騰”的站起身,瞪著眼睛訓斥。

  “好你個白露,明明知道我昨晚沒有進到會場,你現在是來耀武揚威了?白露,我實話告訴你,你別高興的太早了,薑一郎現在死了,薑家能放過你們?你還不趕緊和夏震商量如何對付薑家的反撲,還有心思在‘潤澤’?”

  看到胡梅的震怒,白露這才知道昨晚她並沒有進到會場,急忙解釋。

  “奶奶,昨晚我不知道你沒有進到會場,你別生氣,我沒有向你炫耀的意思。至於薑家,昨晚他們已經打過電話,說薑一郎咎由自取,他們保證不會找麻煩。”

  “保證不會找麻煩?用什麽保證?嘴嗎?嘴能保證什麽?”

  “薑家昨晚已經連夜和赤龍將軍簽了一份協議,因為薑一郎的行為威脅到元帥的安全,聽說高層震怒,薑家也是為了平息事態才簽的文件。”

  胡梅聽完白露的解釋,整個人頓時傻在原地,目光呆滯的盯著她的臉頰。

  高層震怒?這怎麽可能!薑一郎一句玩笑話竟然真的扣了這麽大的一頂帽子,夏震這次出獄到底什麽來頭?

  <!-- 右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