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4章 上生死擂台,副宗主之子現身
  第四章:上生死擂台,副宗主之子現身

  葉青雲的到來,十分突兀,而且葉青雲冷著一副臉。

  一時間,氣氛有些尷尬。

  杜宇和葉青雲足足對視了三個呼吸的時間後,杜宇還是忍不住先開口了。

  “不知道,少宗主前來,有何貴幹?”

  “聽說你和王老五約定了三日後,上生死擂台,進行生死對決?”

  “沒錯。”

  杜宇十分坦然的承認了自己約戰王老五的事情,這件事情本來就沒必要隱瞞。

  不過,葉青雲真的是為了此事過來的,倒是讓杜宇有些驚訝。

  按道理來說,張山在葉青雲心中地位不高,即使是身死,對葉青雲的影響也是微乎其微。

  那葉青雲為什麽要為了此事,特地過來一趟呢。

  “你隻是一階九重天修為,而王老五可是二階三重天修為,你有把握戰勝對方?”

  “正常對決下,自然是毫無勝算,但那也隻是正常情況下。”

  “你有特殊手段?”

  麵對葉青雲的質問,杜宇隻是微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葉青雲也不是傻子,瞬間便是明白了,畢竟人都是貪生怕死的,要是沒有把握,杜宇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除非杜宇瘋了。

  “這裏麵有一件真階下品法寶,還有一枚真階中品的爆血丹,你收好了。”

  葉青雲遞給了杜宇一個儲物袋,然後眼中閃過一絲寒芒,隱晦的做出了一個割脖子的動作。

  前世身為一方巨頭的杜宇,自然是能夠領會葉青雲暗中給他傳達的信息。

  想到此處,杜宇微微一笑,對著葉青雲說道:“三日後,生死擂台上的結局,定叫少宗主滿意。”

  “不,不是讓我滿意,而是讓你自己滿意。”葉青雲也是微微一笑道。

  “對對,定讓我自己滿意。”杜宇仿佛恍然大悟一般,連連點頭。

  葉青雲十分滿意杜宇的表現,現在他才發現,眼前的杜宇是一個可塑之才,隻可惜天賦差了一點,否則可以收為自己的手下,做自己的班底。

  “今日我可曾來過?”葉青雲突然道。

  “今日沒有人來找過我。”杜宇回答道。

  隨後,葉青雲沒有多說一句話,便是離開了。

  杜宇見葉青雲徹底消失後,嘴角掀起了一絲弧度,看來這青雲宗內部,並不是很和平。

  反而,暗流湧動。

  這種情況對於杜宇想要傾覆青雲宗,可謂是大大的有利。

  一晃眼,三日時間便是匆匆過去。

  青雲宗,演武場,生死擂台上,杜宇早早到來,站立在生死擂台上,俯視著周圍來圍觀的弟子。

  “你們說,張山是不是瘋了,竟然敢越級挑戰王老五?”

  “我看張山就是飄了,自以為自己是天才,可以越級作戰,實則今日就是他的死期!”

  “哈哈哈,今天我便是來看王老五如何虐殺張山的,區區一階,也敢挑戰二階,真是不自量力!”

  等級製度,在修煉界,早已經是深入人心,在場的青雲宗弟子,沒有一個人相信杜宇可以戰勝王老五。

  畢竟修為差距擺在那裏,而且不是一星半點的差距。

  一階九重天和二階三重天間,可是足足差了四個境界!

  更何況,張山隻是青雲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弟子,而張山可是青雲宗的天驕種子。

  “你們看王老五來了!”

  “王老五的臉色怎麽看上去有些不對勁啊?”

  “我感覺王老五現在的氣息有些不穩,是不是受了傷啊?”

  王老五來到了演武場,緩緩走上了生死擂台,但是此刻的王老五臉色有些泛白,似乎是受了傷一樣。

  杜宇感應了一下王老五的氣息,現在的王老五,氣息強度上甚至不如一階五重天的修士。

  看來,百事通的縛靈散起效了,而且效果極佳!

  “張山,你對我做了什麽,是不是給我下了毒!”

  走上生死擂台後,王老五十分虛弱的對杜宇說道,今天一大早,他便是感覺身體不對勁,靈力運轉阻塞不說,丹海內的靈力,還止不住的溢散。

  並且,他的實力相較於巔峰時期,足足下降了七成不止。

  聯想到今日要進行的生死對決,王老五直接咬定是杜宇搞的鬼!

  “張山竟然給王老五下了毒,難怪王老五臉色如此難看!”

  “說來也是,張山區區一階修士,敢應戰身為二階修士的王老五,唯一的勝算,便是搞些小動作!”

  “當真是卑鄙無恥!”

  生死擂台下的青雲宗弟子謾罵不斷,但杜宇依舊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張口對王老五說道:

  “你可是二階修士,我一個一階修士如何對你下毒,還有你的洞府可是在副宗主之子旁邊,禁製陣法無數,我如何潛入,況且這幾日,我一直待在洞府中閉門不出,你若不信,現在便可以去調查!”

  杜宇的言論一出,大部分青雲宗弟子立刻停下了謾罵,仔細思考下,杜宇說的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要是杜宇有給王老五下毒的本事,那為何不直接毒死王老五呢,那不是更加簡單直接?

  而且,王老五的洞府可是在副宗主之子的洞府旁,一旦有外人來到,即使王老五無法做出反應,副宗主之子,也可以感應到,畢竟杜宇隻是一個一階修士!

  “王老五,此事不必多言,我可以保證,杜宇並未來過你的洞府,而且這幾日他一直在自己的洞府之中閉關修煉。”

  此時,一個身穿青衣,宛若謫仙,風度不凡的男子,出現在了生死擂台上。

  他的身份正是青雲宗當代天驕,副宗主之子,二階七重天修士,葉不凡!

  “少主!”見到葉不凡站在杜宇這一邊,王老五顯得格外激動,畢竟他和葉不凡才是一邊的呀。

  “閉嘴!”葉不凡瞪了王老五一眼。

  任憑王老五繼續說下去,豈不是說他葉不凡無能,堂堂青雲宗當代天驕,副宗主之子,二階七重天修士,竟然在眼皮底子下,任憑一個一階修士給自己的手下下毒?

  要是這件事情發展成輿論,日後他如何服眾,如何收服他人?

  “拜見副宗主之子,不知副宗主之子,來到生死擂台,有何貴幹?”杜宇不卑不亢的說道。

  “生死對決,總要有一個公證人,我來此做你和王老五生死對決的公證人,你覺得如何?”

  “那自然是極好。”

  葉不凡來此的目的,杜宇十分清楚,就是為了過來保王老五的。

  畢竟,王老五可是天驕種子,還是他葉不凡的追隨者,要是因為狀態不佳,死在了他手上,那對於葉不凡來說,影響可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