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475章 屬於日向一族的未來
  “沒問題!放心交給我吧,大哥”

  日向日差立刻點了點頭,然後掏出一個本子記錄下了自己大哥剛剛的要求,而這時候日向日足捏著下巴想了想,然後再度說到:

  “不!還不夠!日差!你回去之後就將咱們日向一族所有暫時沒有重要工作的忍術研究員和長老們全部集結起來!”

  “那些不那麽特別重要的研究也可以先停一下!讓他們馬上全部全力投入關於磁遁原理的研究!”

  “我需要他們盡快搞清楚!磁遁到底是所有忍者都有辦法修煉成功的,還是跟我們日向一族的白眼一樣隻隨血脈遺傳。”

  “如果是可以修煉的!那就盡快整理出原理和修煉方法!我回去之後會找小雛田讓她給出‘磁遁·超電磁炮’之術的練習和使用方法。”

  “如果可行的話,日差,就準備開始全族推行‘磁遁’和‘磁遁·超電磁炮’之術的進程!”

  說到這裏日向日足從車裏的冰箱裏掏出了一瓶香檳和兩個水晶高腳杯,給自己和日差各自倒上了一杯,然後滿臉激動的說著:

  “試想一下吧,日差,以後咱們日向一族遠距離就靠白眼的望遠眼能力和‘磁遁·超電磁炮’之術來展開超強的遠處定點攻擊。”

  “而敵人冒著火力離近了之後,迎接他們的則將會咱們日向一族的白眼無死角的視野再加上體術和回天罩。”

  “日差,以後就將是屬於我們日向一族展露屬於我們的真正光芒的時候了。”

  說到這裏,日向日足舉起杯子和日差碰了一下,然後痛飲了一口,一臉回憶感慨的模樣說到:

  “日差啊,想想以前,咱們日向一族的日子吧,那時候因為要重點練習體術最大的發揮白眼的作用。”

  “所以咱們日向一族看著那龐雜,大量的忍術,都不知道該學習,練習哪些來配合體術使用才是最好的,甚至最終絕大多數的族人都選擇了幹脆不練忍術,直接專精體術的道路。”

  “但是以後再也不一樣了,日差,就一個‘磁遁·超電磁炮’之術,那任何族人都能抽出時間來將其練好。”

  “日向一族除了極難練成進階到的轉生眼,咱們日向也不是沒有遠程攻擊手段的了,而且也不用再選擇困難症了。”

  說到這裏的日向日足緩慢的搖晃著手裏的香檳杯子,那如同星河一般耀眼的光芒仿佛已經看到了日向一族絢爛的未來。

  不過這時已經記錄整理完畢了日向日足剛剛說的事情的日差放下了筆,思考了一下,然後有些仿佛不想說,但又不得不說的模樣提醒了日足一句:

  “那個……大哥,可能有件事我需要提醒你一下,就是小雛田用出的忍術一般威力都會比正常加強好多倍的威力的……”

  “所以……大哥你可能不該對這個‘磁遁·超電磁炮’抱這麽大的希望,畢竟我們暫時也還不知道如同忍者使用這個術到底是個什麽結果……”

  看著日差那嚴肅謹慎的表情,日足頓時笑了笑,舉起香檳杯子對日差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之後又自己拿起香檳瓶一邊倒著,一邊對日差說著:

  “我知道,日差,可是這重要麽?我們也並不需要族人能達到雛田使用出的效果。”

  “即便普通族人使用出相比起雛田使用出的威力削弱十倍又怎樣?”

  “隻要族人能夠用這個術配合白眼在一公裏外輕易的解決普通人的程度不就行了麽?”

  “我們需要的又不是向小雛田那樣以擊穿幾百米厚的為目標,日差,你要知道即使是忍者,身體也並沒有比普通人強的……”

  日向日差聽著日足說到這裏,也終於反應和明白了過來,當即舉起了杯子和自己的大哥碰了一下,說了一句:

  “大哥英明,是我多慮了。”

  聽著自己老弟的誇獎,日足開心的挑了挑眉,然後和日差同時舉起了杯子抿了一口香檳,有些感慨的說著:

  “哈哈,日差啊,我這輩子最自豪的事,果然永遠都會是生下了一個叫日向雛田的女兒啊。”

  “想想當初最開始見到被產婆抱出來的小雛田的時候,她才這麽大一點,現在都已經長成大姑娘了……”

  日足還說著比了比繈褓裏的時候的小雛田的大小,滿臉的感慨和唏噓。

  日向日差看著自己大哥的表情,也點了點頭,附和著說了一句:

  “是啊,大哥,一晃都這麽多年了,感覺就跟一眨眼似的就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感覺就跟在做夢一……”

  日向日差剛剛說到這裏,一旁的日向日旁眼神瞬間亮了一下,瞬間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日差的背上,直接打斷了日差接下去的話的話。

  平白無故背上挨了一巴掌的日差頓時惡狠狠的盯著自己大哥不解而氣憤的質問了起來:

  “大哥!你幹什麽?”

  日足聽著這話,一邊往遠離日差的位置挪了挪,一邊回答著日差:

  “嗨,日差,你不是擔心自己在做夢麽?大哥這不是幫你確定一下嘛!你看,你感覺到痛了吧?”

  “那這就對了!隻要感覺到痛了,那就不是在做夢!而且這還不是別人說的,你不用擔心這是夢在騙你!”

  說到這裏,日足看著自己的弟弟日差隨著自己的話已經開始偷偷舉起來的手掌,又趕緊說了一句:

  “日差啊!而且大哥現在的手也很痛!大哥也能確定自己並不在夢裏,你放心吧!”

  聽到這話,突然感覺這幕自己好像有一種強烈的既視感的日差偷偷舉到了一半的手僵住了,感覺就跟突然被一隻蒼蠅飛到了喉嚨裏一樣的憋屈和難受。

  而已經悄無聲息的挪到了遠離日差的位置的日足看著吃癟的日差,整個人仿佛就跟出了一口陳年怨氣一般的眉飛色舞,榮光煥發,美滋滋的又抿了一口日向一族特供版香檳,整個人開心的不行。

  不久之後,木葉的車隊也行駛到了車站,從特殊通道駛進了站台內部之後,讓車隊將車輛開去專用的載貨車廂的同時,一臉憋屈的日向日差和笑的都快合不攏嘴的日向日足也從車上下來了,正向他們的客車廂走去。

  而就在他們的前麵幾步,則是現在腿都還有些發抖,目光一直不斷的看向一旁的雛田,眼神裏充滿了恐懼和擔心的自來也,以及顯得正常很多,但還是一臉心有餘悸的綱手,還有麵色如常,仿佛剛剛什麽都沒發生一樣的大蛇丸。

  並肩和雛田走在一起的大蛇丸此時對於自己的兩個好友異常的不屑,這點點動靜就把他們兩個嚇到了?他們這也太差了吧?

  不就是一個“磁遁·超電磁炮”之術麽?這要是讓自來也和綱手他們兩人看看那個雛田曾經給自己演示過一次的,比傳說中的十尾的尾獸玉都離譜的多的多的“雛田秘術·原子聚變之術”,不得把他們倆嚇得做地上去?根本不敢靠近雛田千米以內啊?

  想到這裏的大蛇姨不屑的搖了搖頭,率先跟著雛田邁步走進了那節火影專屬車廂,完全忘記了她當初見到那個術之後眼神發亮著直接腿軟的坐到了地上,最後是被小雛田扛回去的事情。

  等綱手攙扶著自來也走進了車廂,坐在正開心的翻看著車廂裏剛剛重新裝滿的零食櫃的雛田旁邊的時候,大蛇丸這才發現了好像哪兒不太對,這自來也怕的表情總覺得好像有點不太自然,就跟有點像裝的似的。,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聖醫豪婿林漠許半夏》《豪門寵婚:傅少的閃婚甜妻》《聖醫豪婿》《伏龍殿楚天陸語彤》《甜妻別鬧馬甲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