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482章 大筒木舍人給我打
  大筒木舍人看著那個他心心念念的女孩看著他的時候臉上那可愛又迷人的微笑,飛快的點了點頭,咽了咽嘴裏混雜著血液的唾沫,語氣激動而欣喜的說著:

  “沒錯!雛田!我一直都在想你!你都不知道我想你想了有多久!”

  聽到這話,雛田臉上的笑容不禁的濃鬱了幾分,嘴角的幅度也再度上揚了一些,然後對寧次使了一個眼神,默默的後退了兩步。

  得到了暗示的寧次果斷上前,雙手抓住了大筒木舍人的肩膀,抬起膝蓋就是一擊重重的膝擊落在了大筒木舍人柔弱的腹部。

  受到了重擊的大筒木舍人頓時再度一口血水和唾液混合的液體瞬間就噴出了口腔,順著他那因為膝擊而垂下的頭噴在了地上。

  然後大筒木舍人感覺到了一股冰涼的鋼鐵觸感接觸在了他的下頜上,將他的頭抬了起來。

  睜開因為疼痛而閉上了的雙眼,大筒木舍人就看到了抬起他的頭的,正是他一直朝思暮想的美麗女孩手裏握著的一把粉色小鏟子。

  而她的臉上依舊帶著那令大筒木舍人心動而著迷的可愛笑容,唇齒輕啟,語氣如同西伯利亞的寒冬一般冰冷的問著他:

  “那這樣……你還想我麽?大筒木舍人。”

  問著這話的雛田此時內心極度的不爽。早在剛來到這個世界明白了自己成為了雛田的時候,這個混蛋大筒木舍人和佩恩早就列入了雛田的黑名單之上,成為了重點防備和針對的對象。

  因為在原著裏,佩恩是狠狠的打了自己一頓,把自己給打的頭破血流,還用該死的半拉子工程的求道玉黑棒給自己開了個洞。

  至於這個大筒木舍人就更過分了,不僅想把自己擄到月亮上去強行成親,給他生孩子,而且居然還挖了自己的寶貝妹妹小花火的眼睛!

  這能讓雛田忍他們的?

  所以在見到自己的給力金手指外掛的時候,雛田笑了,然後給佩恩送去了一份仙人九尾化模式的鳴人加永恒萬花筒仙人須佐能乎模式的佐助混合雙打的大禮包。

  原本還等著先把這次計劃了很久的斑老爺子和黑絕的事給搞完了,然後再等著大筒木舍人到來的時候,這個大筒木舍人居然提前就來了!

  這讓雛田心裏那個氣啊!好家夥!我們這衛星都才剛剛送上天去幾個,登月計劃都還在準備之中呢。我還沒去找你大筒木舍人,你倒是提前下來找我了?

  原本以為你大筒木舍人能看到地球的情況,看到了我雛田這麽厲害,你心裏會有點AC之間的數,不敢再造次亂來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你還真就精蟲上了腦,豬油蒙了心,**衝昏了理智啊!大筒木舍人!

  那今天不給你留下點深刻印象,我日向雛田的名字第一個字和最後一個字就提莫的倒過來寫!

  而聽著雛田的話,看著雛田那依舊無比可愛的笑容,大筒木舍人的後背突然冒出了無數的冷汗浸入了他身體上遍布的傷口,但嘴上依舊忍不住的遵從著內心開口了:

  “想……”

  聽到這句,雛田頓時眼皮一跳,手裏的粉色小鏟子一抖,差點就直接準備動手將大筒木舍人給一鏟兩斷了。

  看著這個明明雙眼都被寧次給打的浮腫,卻還依舊依舊用迷戀的目光想著自己的大筒木大筒木舍人,雛田真的很想大聲問下他們:

  雖然我知道我雛田長得漂亮又可愛!但是你們這些混蛋到底是喜歡我哪點啊!能不能放過我啊!你們換個人去喜歡不行麽!

  當即雛田眼神也冰冷了下來,小鏟子也從大筒木舍人的下頜移動到了他的肩上,放在了還流著鮮血的傷口之上,用力的按了下去,臉上笑容依舊可愛的問著:

  “現在麽?大筒木舍人,你還會想我麽?為什麽就不願意乖乖的離我遠一些呢?”

  大筒木舍人傷口被冰冷的鏟子重重的按壓著,立刻就痛的額頭上冒出了冷汗,嘴角也抽動了起來,然而嘴上還是依舊說到:

  “會想……因為……我想待在你身邊……看著你……親眼看著你是……是安全的……危險……危險已經來了……我不想……你出事……”

  聽著這話,雛田頓時收回了鏟子,默默的後退了兩步,看著大筒木舍人的眼神有些閃爍:

  完了!完了!這個大筒木舍人是真的究極癡漢到了骨子裏的那種人!

  這都沒讓他害怕的嘛!他不會是真的有什麽奇怪的那種癖好吧!

  而且他說的都是些什麽話啊!我雛田需要他來保護的嘛!他難道不知道我多厲害的嘛!這家夥不會是瘋了吧?

  嗯,很有可能啊!畢竟那麽多族人說沒就沒了,遭受了這麽大的打擊,精神出了點問題,瘋了也是正常的。

  畢竟原著裏二柱子全族涼涼,哥哥跑路之後,不也精神不正常了,整個人都苦大仇深瘋瘋癲癲的麽?

  等等!不對啊!為什麽我感覺好像原著裏那個二柱子反而比現在這個家庭幸福美滿,整個人就是個被鳴人傳染同化了的二傻子莽夫佐助要好呢?

  算了!算了!不管二柱子了,現在先想想怎麽處理這個大筒木舍人吧。

  要不真的直接把他滅口了?身體帶著靈魂一起打成徹底破碎的粒子的那種?

  這麽想著的雛田忍不住的打量了一眼此時正帶著癡癡的傻笑看著自己的大筒木舍人。

  而聽到了大筒木舍人剛剛說出的那句話之後,看著大筒木舍人的那雙和日向一族完全沒有任何區別的白眼,日向寧次那原本帶著敵視,恨不得馬上弄死他的目光消失了,但還是對大筒木舍人語氣惡狠狠的說了一句:

  “你?保護雛田大人?哼!雛田大人我會保護好的!你還是先保護好你自己吧!”

  說完寧次和大筒木舍人目光對視了一眼,大筒木舍人毫不逃避的看著寧次此時已經從寶藍色變回了白色的雙眼,咧開嘴角笑了笑,聲音有些虛弱的說著:

  “嗯,你的確有能力保護……雛田,但是……雛田讓我來保護……才是最好的……”

  寧次當即皺起了眉頭,來到了被綁在了柱子上的舍人麵前,頂著他的額頭,頂著他的雙眼,一手按著他的頭,一手重重按著他胸口上的傷口,語氣冰冷,咬牙切齒的說著:

  “我說!雛田大人我會保護好的!你給我從哪兒來的!就乖乖給我滾回哪去!還有把這雙你不知道從哪兒偷來的我們日向一族的白眼也老老實實的給我留下!”

  被寧次重重的按著傷口,鮮血從傷口裏沁出,又從寧次的指縫裏淌下的大筒木舍人緊咬著牙齒,目光好不退縮的和寧次對視著:

  “……不!我來保護……更好……”

  聽到這話,雛田頓時滿頭霧水的看了看兩個如同頂牛一般眼神毫不相讓的惡狠狠的對視的人。

  她感覺自己是不是好像錯過了什麽,這個劇本發展怎麽突然有些看不懂了?

  寧次哥哥和大筒木舍人這是啥情況?怎麽感覺有些看不懂啊?這是發生了什麽我不知道的事?

  要不要把寧次哥哥先拉回來,然後動手把這個有奇怪癖好的癡漢大筒木舍人給完全解決了再說?

  而就在雛田默默的舉起了自己的粉色小鏟子時候,準備伸手拽回寧次哥哥的時候,小院子外響起了兩道道中氣十足,語氣憤怒的聲音: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聖醫豪婿林漠許半夏》《豪門寵婚:傅少的閃婚甜妻》《聖醫豪婿》《伏龍殿楚天陸語彤》《甜妻別鬧馬甲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