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第495章 人生百態
  一切發生的太快了。

  誰也沒有想到,夏醫生的身上會私藏一把精巧的小手槍。

  注意到槍口瞄準的是宗政烈的那一刻,我根本來不及思考,屈膝一跳,便拚盡全身的力量朝著宗政烈的身前擋去。

  電光火石之間,我的腦子裏空白一片。

  所有的一切,皆是本能。

  身體飛起又落下。

  預期的疼痛感沒有襲來,隻是感覺有一雙有力的手臂穩穩的接住了我的身體。

  而後,我就聽到舞台上傳來了一聲痛呼,而後,便是什麽東西落地滑行的聲音。

  顫抖著睜開眼皮子,我第一時間就看到了保持著側踢動作的俞卿,而嚴榮歡手裏的那把槍也狠狠的摔滑在了舞台邊緣,在燈光下閃爍著冰冷的光芒。

  不等我反應過來這是什麽情況,我的耳邊便忽然接連續響起了三道槍聲。

  槍聲太大,後座力很強,震得抱著我的手臂都狠抖了幾下。

  我嚇得神經緊繃,眼睜睜的就見嚴榮歡的右腿膝蓋以及兩個手腕濺開了血花。

  這下子,嚴榮歡再也撐不住身子,直接跪跌在了地上。

  而夏醫生則被徹底嚇破了膽子,連滾帶爬便躥下了舞台,窩在了舞台一邊的椅子下,抖若篩糠,不多時,便尿濕了褲子,流了一地的尿水。

  見狀,嚴榮歡終於絕望了。

  他跪在舞台上,在聚光燈的聚光下,仇恨而又不甘心的看向了嚴司翰:“告訴我,是什麽時候?”

  滾動了一下喉頭,他猛地就拔高了聲音,凶狠的吼道:“是什麽時候,你恢複了記憶!”

  直到此刻,一直都沒什麽動作的嚴司翰這才像是回了魂,緩緩的扭頭看向了舞台上的嚴榮歡。

  昏暗的燈光下,嚴司翰原本梳上去的頭發隨著他的動作散落下來一簇,半遮住了他的左眼。

  在那左眼的眼角,我分明看到了一抹迅速滑落消失的晶瑩。

  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我眼波微顫,這才反應過來我此時正躺在宗政烈的懷裏。

  意識到這一點,我的心底久違的產生了一種尷尬而又無措的情緒。

  一別數月,我跟他之間,到底還是生分了。

  沒有名正言順的關係,就連曾經做過無數次的親密動作都顯得那樣的別扭和突兀。

  心底不禁爬上了一絲失落,我抿抿嘴,逃也似的從他的懷裏跳在了地上。

  許是我跳的太急了,我腳一崴便趔趄了一下。

  注意到他伸手過來扶我,我趕緊便撐著一邊的椅子往小黎和嚴修那邊走了走,躲開了他的手。

  站穩了,我低下頭,根本不敢抬頭去看宗政烈的表情。

  隻是隱約覺得,有兩束很淩厲的目光牢牢的釘在了我的頭皮上。

  心底的複雜情緒並未湧動多久,便被嚴司翰的聲音取而代之:“恢複記憶?嗬,恢複什麽記憶?恢複你派人謀殺我的記憶嗎?”

  嚴司翰的話一出,全場嘩然。

  就連那些嚇得幾乎失了魂的人們也有了片刻的怔愣。

  嚴榮歡大概怎麽也沒想到,他會得到嚴司翰這樣的回答。

  跪跌在舞台上,他虛弱的撐著身子,神情忽的就是一怔。

  約莫過了一分鍾,他才忽然似是想明白了什麽,猛地就搖了搖腦袋:“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麽可能沒有失憶,我明明,我明明給你吃了……”

  “你終於承認了。”

  嚴司翰輕笑,語氣裏充滿了傷痛:“即便我並不姓嚴,我也不會忘了你這麽多年的養育之情,你又何必做得這麽絕。”

  “養育之情?”嚴榮歡大笑:“嚴司翰,當初你跟著那個女人回到嚴家的目的就不單純,若非你們用假的DNA鑒定書將我嚴家人騙的團團轉,我又怎會出此下策?”

  嚴榮歡收起笑聲,咬牙切齒的看著嚴司翰:“從小到大,我嚴家為了培養接班人在你身上付出了多少心血,眼瞧著你越來越出眾,卻突然冒出了這麽個東西,”

  嚴榮歡轉眸盯向我,恨道:“從小你就背著我們在尋找她,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想將嚴家的所有家業交付於她!”

  “若是她嫁給你也就罷了,她身上流著嚴家的血,我也就認了。”

  “可她卻偏偏愛上了宗政家的接班人!”

  “讓我把嚴家多年辛苦打下的江山拱手讓給宗政家,我怎能甘心!”

  我怎麽也沒想到,嚴榮歡設計這一切的原因竟是這樣!

  聽到他的這番話,我不由就回想起了當初我剛從港城回到海城時發生的種種令我想不通的事情。

  比如嚴家人急著為我和嚴司翰舉辦訂婚儀式。

  比如嚴家人對此的大張旗鼓。

  比如嚴家人對我的莫名喜歡。

  原來早在那時候,嚴榮歡就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而他所做的這一切,都不過是為了盡快讓嚴司翰將我娶回家,好斷了我對宗政烈的念頭,以及解決嚴家的危機。

  可事與願違,我並沒有如約嫁給嚴司翰,而是衝破重重危機最終跟宗政烈走在了一起。

  想到這兒,我忽然意識到了什麽,猛地就望向了嚴榮歡,冷冷道:“所以你就動了殺我滅口的念頭?”

  機場行刺事件,就是在我和宗政烈領證之後,我和嚴司翰從白淮市回海城的時候發生的。

  嚴榮歡不置可否:“殺了你,嚴司翰就會永遠為我嚴家效力,而我嚴家的潛在危機也會被消除掉,豈不是兩全其美?”

  說到這兒,嚴榮歡忽然頓了頓,略有些可惜道:“但你實在是命太大了,害得我幾次精心策劃都沒能把你幹掉,真是可惜。”

  看到嚴榮歡那副滿臉遺憾的樣子,想到我的身體裏繼承的是這樣的人的血脈,我就覺得心裏一陣刺痛。

  狠狠的掐了掐手心,我不禁冷笑道:“我真為自己是嚴家人而感到恥辱。”

  “嚴家人?”嚴榮歡輕笑:“不過是流著我嚴家的血罷了,一個對嚴家無益有害的嚴家人,不配姓嚴。”

  掙紮著舞台上起身,嚴榮歡任由身上的血液染濕了舞台上的毯子,艱難的坐起身道:“別用那種眼神看我,若不是因為你正好懷孕,又恰好懷的是個男孩兒,你覺得你還有命在這裏用這種眼神看我嗎?”

  “雖然我今天輸了,但以我一人之手就攪得你們所有人方寸大亂,讓你們所有人包括宗政集團都付出了如此大的代價,我嚴榮歡隻賺不虧。”

  “對了,忘了告訴你一件事。”

  嚴榮歡笑笑,視線緩緩的移向了站在我一邊的小黎:“子悠丫頭,你覺得這孩子長得像你嗎?”

  說到這兒,他突然就再次哈哈大笑起來。

  心中一凜,我頓時生出了一股子不好的預感。

  不等我有所反應,嚴榮歡便繼續道:“宗政烈,你盡管殺了我,或者讓我失血過多而亡,但我不妨提醒你一句,若是我今天死在這兒,你就永遠別想見到你真正的兒子。”

  果然,果然嚴榮歡這個老奸巨猾的東西還留了一手!

  他竟然把孩子調包了!

  心裏突然就慌亂起來,我想到嚴司翰跟我說的我的三寶是個女孩兒的事情,我下意識就看向了嚴司翰。

  嚴司翰似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伸手攥住我的手重重的捏了捏,而後又給了我一個安心的眼神。

  下一秒,他忽然就鬆開了我的手,朝著舞台的方向走去。

  本能的跟著他往前走了幾步,我剛想問問嚴司翰要去幹什麽,眼角的餘光就見宗政烈的槍口突然就從嚴榮歡移向了嚴司翰的後腦勺。

  心狠狠的抖了一下,我下意識就探手堵住了宗政烈的槍口。

  四目相對,宗政烈盯著我的眼神古井無波,甚至有些發冷。

  不知道為什麽,望著他這副神情,我的心忽然就變得很亂。

  本能的,我就湊近了他,將嚴司翰已經把三寶調包的事情言簡意賅的告訴了他。

  隻是不等我說完,宗政烈就充滿嫌惡的將我一把推開:“白子悠,別他媽在老子麵前刻意上演你們的鶼鰈情深,惡心!”

  說罷,他直接俯身將小黎抱起,大步便走向了別處。

  望著他渾身散發著冷氣的背影,我心裏發疼,卻是張了張嘴,什麽話都沒有說出來。

  宗政烈還在誤會我和嚴司翰。

  大概在他的心裏,我真正愛著的人,是嚴司翰而非他吧。

  又或許,在他看來,我水性楊花,兩個都愛。

  垂下眼皮,我將眼底的濕潤斂去,忽然就覺得自己現在的處境很可笑,也很可悲。

  我突然意識到,宗政烈之所以會做今天這一切,原因皆來自於他抱走的那個孩子,並非是我。

  身為白子悠,我的母親似乎更傾向於保護她的親兒子,不然她不會一次又一次的跟嚴榮歡見麵,上嚴榮歡的當,被嚴榮歡所利用。

  身為嚴子悠,嚴家人打心眼裏就覺得我不配姓嚴,根本不認我這個子孫。

  而身為宗政白氏,我已經失去了冠他姓的資格。

  眼淚到底還是忍不住滾落下來,我倉惶擦了擦,伸手勾過一杯烈酒來,狠狠的往嘴裏灌了半杯。

  冰涼又火熱的烈酒順著食道充滿了胃部,我深吸了一口氣,彎了彎唇角,又恢複了先前的淡然。

  幾經生死大劫,又被囚困數月,我的心境已經進入了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步。

  走到如今這一天,似乎所有的血腥、黑暗、殘忍,以及痛苦,都難以再在我的身上產生像以前那般的痛覺,甚至很難引起我情緒的巨大·波動。

  跟嚴修並肩站在餐桌前,我看著場內那些或害怕或癲狂或淡漠的人生百態,竟再也沒有了年輕時的不安與慌亂。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被生活打磨成了我曾最害怕最理解不了的那類人。

  --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醫仙媽咪A爆了》《影後每天都在做夢》《你個逆子!!!》《悍妃當道:王爺從了吧》《攜愛成婚:牧少寵妻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