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記住域名:m.shuhaigee.com
番外之宗政式冷戰三
  舟車勞頓,再加上多日積攢的焦慮,導致我剛回酒店房間沒多久就睡著了。

  再醒來天已經黑了,我坐在床上盯著黑漆漆的房間看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宗政烈居然沒回來。

  摸出手機看了下時間,注意到已經快晚上十點鍾了,我心裏久違的那絲甜蜜瞬間消失了個幹淨。

  起身下床,我將房間裏的所有燈都打開,確定沒有宗政烈回來過的痕跡之後,我不禁狠狠的皺了下眉頭。

  得,還挺來勁兒。

  氣急反笑,我點點頭,簡單的收拾了下就提著包出了門。

  跑去先前就打聽好的店裏掃蕩了一批情趣衣服,我回了酒店,直接就給宗政烈打電話。

  果然,電話才響了兩聲就被他掛了。

  再撥過去,幹脆連掛都懶得掛了,直接無人接聽。

  捏著手機,我盯著亮起的手機屏幕看了會兒,唇角緩緩勾起一個弧度。

  你不接電話,總有人接!

  抓起一個手提袋,我將裏麵的衣服倒出來換上,走到鏡子前就給徐凱撥了個視頻電話。

  徐凱自然是不敢不接我電話的。

  剛撥出去,那邊就接通了。

  隻是我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徐凱的臉,那邊就傳來一句很大聲的“臥槽!”

  緊跟著,那邊的畫麵就晃動起來,似是被人塞到了哪兒。

  我揚唇壞笑,自顧自的對著鏡子擺弄起我排練很久的姿勢來。

  果然,不等我多做幾個動作,宗政烈暴跳如雷的吼聲就傳了出來:“白子悠!”

  “限你二十分鍾出現在我麵前,否則後果自負!”

  對著鏡子劃了一下電話簿,我朝著鏡頭露出個明豔的笑,便掛斷了電話。

  將手機隨手丟在一邊,我倒在沙發裏,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小樣兒,還治不了你了。

  摸過手機,我點開計時器,晃著腳丫子默默的盯著上麵快速跳動的時間。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著,大約過了五分鍾,房間裏的燈突然全滅了。

  臉上的得意笑容一僵,我起身按了幾下開關,又跑到窗戶前朝外麵看了看。

  注意到隻有這家酒店停電以後,我心裏莫名就浮起了宗政烈的臉。

  看了眼手機上已經斷開的IFI,我哼了一聲,直接連上了流量。

  想用斷電阻止我,想得美。

  點開微信,我正準備給大壯撥個視頻電話以表示我的睿智,就發現微信上方顯示著無法連接。

  眉頭微蹙,我點開飛行模式,連續連了好幾次流量都無法上網。

  心裏騰的升起一股子悶氣,我握緊手機,抬步就往門外走。

  黑漆漆的房間裏,隻有對麵大樓的霓虹燈映照進來,將房內的擺設勾勒出淡淡的剪影來。

  連著在桌角椅背等家具上撞了幾下,我才氣悶的拉開門。

  門扇帶起了一陣風,夾雜著熟悉的清冽氣息,撲麵而來。

  我皺著臉微愣,正想抬眸,一隻指腹粗糙的大手就猛地抓住了我的後脖頸。

  五指發力,大手的主人輕鬆就將我拎了起來,直接提回了門內,懟在了玄關處的矮櫃上。

  後腰磕得有些疼,我低呼了一聲,聲音還未來得及散盡,兩瓣火熱的夾雜著戾氣的唇便堵住了我的嘴。

  劇痛瞬間從我的嘴上傳來,血腥味彌散間,那隻提著我的大手便轉戰我的腰間,用力一抬便將我放在了矮桌上。

  身後的銀器金瓶嘩啦啦的被擠落一地,他不等我坐穩,便蠻狠的擠站在我腿間,直接將我的包臀裙擠扯出一個大口子。

  嘶啦的聲響在幽暗的房間裏十分刺耳,緊跟著,就是一聲從頭上砸下來的冷笑。

  “在美國待了幾個月,別的沒學會,下作本事倒是學會不少。”

  冰冷的字眼如刀般捅入我的心,未坐穩的身子一僵,所有的慌亂頓消,隻餘下了本能湧出的刺痛與憤怒。

  指尖狠狠摳住櫃沿,我揚唇,伸手就把宗政烈推到了一邊。

  跳下矮櫃,我一邊往床邊走,一邊就解身上的製服。

  狠狠地將製服揉成一團甩在地上,我套上原來的衣服,收拾東西就往門外走。

  整個過程,雖然房間裏沒有開燈,我依舊可以看到他斜倚在矮櫃上淡然自若的姿態。

  經過他的時候,我終是沒忍住,冷聲道:“宗政烈,我白子悠雖然愛你如命,但我還沒有下賤到踩著尊嚴求你回頭的地步!”

  “哦,可我記得,你的第一次高·潮就是在舍棄尊嚴之後得到的。”

  他從口袋裏摸出一根煙含在嘴上,卻沒有點燃。

  身體不受控製的抖了下,我回想起跟宗政烈的初識,以及我給他當二奶的往事,眼眶忽然就紅了。

  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我攥緊拳頭,轉身就欲往宗政烈的身上捶!

  可手還未落下,手腕就被他緊緊抓住。

  將嘴裏的煙摘下掐斷,他隨手一丟,便蠻橫的將我夾在了臂彎。

  將我丟回床上,他欺身而來,伸手就狠狠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俊臉湊近我的臉,他眯著一雙星眸,聲音很輕很輕,卻無比清晰道:“白子悠,我告訴你,不論是尊嚴,還是地位,乃至你身體的每一寸,都是我宗政烈給你的。”

  “我能捧著你,就能毀掉你,不要拿我對你的愛一次次挑戰我的底線。”

  “記住,我是你男人,由心至身、徹徹底底征服了你的男人,若是膽敢再讓我體會一次戴綠帽的滋味,”他的聲音陡然變得溫柔極致:“我就殺了你。”

  多年的隱忍,多年的不爽,終於在這一刻盡數爆發。

  宗政烈眼眶微紅,星眸中跳動的火焰足以說明他這些年過得究竟有多麽的憋屈甚至委屈。

  明明是一番恐嚇的話,可我卻未從其中聽出一絲殺意。

  想到這些年我做過的錯事,以及他明明那樣倨傲卻屢屢包容我的卑微,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

  剛才的他,可真像初識時的他啊。

  愛教會了他包容和退讓。

  卻教會了我恃寵而驕和有恃無恐。

  伸手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我哽咽出聲:“老公,我錯了,我知道自己錯了。”

  “這些年,對不起,原諒我好不好?”

  “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

  他解我的扣子:“我需要你的身體力行。”

  ---

  圍脖:北冥有盡歌

書海閣首&發
 新書推薦:《醫仙媽咪A爆了》《影後每天都在做夢》《你個逆子!!!》《悍妃當道:王爺從了吧》《攜愛成婚:牧少寵妻無度》